金融

是男神不是女神

2019-07-26 03:43: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订阅率满百分之五十才能够开启游戏, 否则会被封印三天哦w  和李志远分手之后,洛青衣就将这个人给抛到了脑后,这件事仿佛只是洛青衣生活中的一件插曲,引不起任何波澜。/杂∧志∧虫/但洛青衣没有放在心上, 却不代表别人也不在意:“叮……”电话铃声在谧静的房间中响起, 没过两声, 便被电话的主人接起,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形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 只可惜现在房间里并没有第二个人来欣赏。“喂?”可能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 洛青衣此时的声音中还有一丝沙哑, 比起平常的声音来, 更加让人心痒难耐。“你还没起床?”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有些软糯的声音,显然, 打电话来的人对洛青衣很是了解, 听到洛青衣的声音,便知道自己应该是扰了人的清梦。“嗯……”洛青衣应了一声, 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 比起刚刚来,这次洛青衣的声音就与平时并无二异了,“现在醒了。”“听说你和李志远分手了?”听到洛青衣的回答之后, 姜羡也不再客气, 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你就为了这件事大清早扰我清梦?”洛青衣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 似乎和李志远分手这件事,还没有自己睡觉来的重要。而事实上在洛青衣心里,分手这件事的确没有睡觉更重要。大清早……听到这话,姜羡抬头看了一眼屋内的挂钟,看着时针的指向,有些说不出话来,但好在姜羡对洛青衣也算了解,知道这个人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能睡上三天三夜。“你们不是才在一起不到两个月么,怎么就分手了?”姜羡打电话过来,的确是为了洛青衣和李志远的事。姜羡知道洛青衣对李志远说不上喜欢,如果不是看李志远这一年来诚意十足,洛青衣恐怕也不会点头。可是依照洛青衣的性格,只要点了头,就算是不喜欢李志远,也一定会认真对待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在短短不到两个月之内分手,怎么也说不通。听着姜羡有些疑惑的声音,洛青衣倒是很平静,走到了桌边,替自己倒了杯水:“也就那么回事吧。”水流声与吞咽声顺着电话落在了姜羡耳中,就是姜羡这样的纯零,听到这样的吞咽声也觉得有些色气,这也是为什么,李志远能够坚持一年的原因之一。洛青衣这个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冷清清,如同高岭之花不可靠近,但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致命的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要占有。喝完水后,洛青衣也没有等姜羡开口,便将前几天在会所发生的事告诉了姜羡。不仅姜羡了解洛青衣,洛青衣也了解姜羡,姜羡的好奇心一般人是谁也比不了,若是现在不告诉姜羡前因后果,恐怕过不了多久姜羡就能上门来。“什么?他居然敢这么说?”比起洛青衣的平静,姜羡就激动了许多,洛青衣甚至隔着电话听到了拍桌子的声音。听着电话对面突然拔高的声音,洛青衣稍稍将手机向外撤了撤。“嗯哼。”洛青衣轻哼一声,带着无限风情,可惜现在能够欣赏到的人却完全没有心情欣赏。“我马上过来!”姜羡说完这句话,就挂掉了电话,洛青衣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到了电话对面传过来的“嘟——嘟——”声。看着手机上“通话结束”的字样,洛青衣有些失笑地摇了摇头,姜羡这个人就是这样,说风就是雨。姜羡到的时候,洛青衣正好将锅里的菜做好,屋内充斥着饭菜的香气,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后,洛青衣头也没回:“来了?还没吃饭吧?”“还没呢!”姜羡给洛青衣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从家里赶过来,自然还没来得及吃饭,刚刚进门就闻到了香味,现在听到洛青衣的话,眼睛更是亮了亮,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拿碗吧。”洛青衣将锅里的菜盛了出来,也没有说让姜羡坐着,反而指挥着姜羡去拿碗筷。姜羡也没有含糊,熟练地走进厨房将碗筷从柜子里拿了出来。“还是你做的饭菜好吃!”将碗筷下,姜羡的娃娃脸上满是愉悦,显然洛青衣的饭菜很合他的胃口。洛青衣看着姜羡瘫在椅子上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好吃也不用吃这么多……”姜羡现在这个样子,明显是吃撑了,洛青衣毫不怀疑,现在姜羡连路都走不动。“你不懂!”姜羡看着洛青衣,脸上一片沉痛,洛青衣自己的手艺不错,自然不会懂他的痛苦,他妈做的饭菜,那叫一个难吃,就是学校食堂的饭菜,也不能出其左右。放假一个多月以来,姜羡是饱受其母饭菜的折磨,这冷不丁吃到洛青衣做的饭菜,自然就忍不住多次了几口。看着姜羡整张脸都皱成了一个包子的样子,洛青衣的唇角反而勾了勾,对于姜羡妈妈的饭菜,洛青衣也略有耳闻,但是洛青衣对这点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让姜羡在家里还顿顿吃外卖。“你说,我当初怎么就脑抽到选本地的大学呢?”说到这点,姜羡就觉得自己脑袋肯定是进水了,只想着本地方便,有什么事一个公交就回家了。完全忘记了另外一点:就是因为本地方便,他妈让他每周回家,他根本找不出来理由拒绝,结果就算到了大学,姜羡也没能逃离家中黑暗料理的魔爪。“这只能问你自己了。”洛青衣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他和姜羡是大学的时候才认识的,这个问题,姜羡自己都不知道,洛青衣自然也无从得知:“不过就算不是本地,暑假你也不能不回家。”“你不是……”姜羡刚想说洛青衣暑假不也没有回家吗,说到一半,像是意识到什么,连忙住了嘴,话锋一转,点了点头,“这倒也是。”说完,姜羡还不忘偷偷瞄了瞄洛青衣的脸色,他和洛青衣认识一年了,从来没听洛青衣提起过家里人,就是寒暑假也没见洛青衣回去过。对于洛青衣的家人,姜羡虽然好奇,但是看到洛青衣如此讳莫如深的模样,自然也不好多问,现在说漏了嘴,姜羡还有些紧张。“我是家里没什么人,也就懒得跑了。”虽然姜羡只说了几个字,但是洛青衣却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倒也大方,像是对自己家中没人的事,并不怎么在意似的。姜羡听到洛青衣这话,也不好再细说,看着洛青衣将碗筷放进洗碗机的样子,突然想是想到了什么,他今天过来可不是为了吃饭的:“那个李志远,你就打算这么算了?”说到李志远,再想到洛青衣刚刚在电话中说的话,姜羡的脸上又隐隐出现了一丝愤怒,要知道当时李志远追洛青衣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不然?”洛青衣眉头轻佻,似乎对李志远真的不打算再追究了。“当然是找人把他揍一顿,是把他揍得本身不遂,再踢爆他的下半身,让他满脑子的骚想法!”姜羡听到洛青衣的话,立刻来了劲儿,将自己来的时候想到的办法一股脑说了出来。“噗嗤……”听到姜羡的话,洛青衣没忍住笑了出来,他就知道,姜羡给不出什么实质性的提议,不过看着现在姜羡脸上愤怒中带着一点认真的模样,倒还有些让人忍俊不禁。“你笑什么?”姜羡听到洛青衣的笑声,有些恼,“这个办法不好么?”“好什么好?”洛青衣翻了个和他气质完全不想符合的白眼,“我看你才是满脑子骚想法。”“哪里不好了?”姜羡对于洛青衣的话有些不服,自己在来的路上可是设想了好多遍,才拿出了这么完美的计划!“别的不说,你真这么做了,你觉得他查不出来?”洛青衣瞥了姜羡一眼,“你脑子不会被你家里的那些玩具给堵住了吧?”李志远这个人虽然渣是渣,但是家世背景却非常不错,整个李家在A市也算是地头蛇一样的存在了,姜羡家里就是一般的家庭,真对李志远做了什么,以后姜羡还能不能在A市混下去还得两说。听到“家里的那些玩具”,姜羡的脸红了红,但是没一会儿脸上的潮红便消退了下去,不过经过这么一茬,姜羡的头脑倒清醒了不少:

安庆性病的医院
呼伦贝尔哪家研究院专治牛皮癣好
平凉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宣城看白癜风的医院
伊春输卵管通而不畅该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