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龙泉薄胎宋瓷中的爱马仕

2019-06-06 14:2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发烧一般会持续几天
宝宝发烧一般会持续几天
宝宝发烧一般会持续几天

青姬 玩片的一个好处,就是经常会有惊喜,比如这次去龙泉,好友送了一盒黑胎片,当时也来不及细看,道声多谢开开心心地回来了。清理时发现其中有一片实在太出乎意料了,胎居然不到1毫米厚,隐隐约约还能透光,就这一小片让我着了迷,琢磨了好一阵。

传说中柴窑“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无缘得见,倒是赏玩过景德镇“蛋壳瓷”,瓷壁厚通常为1毫米左右,在光照之下,通体透亮。

而龙泉薄胎产品,因为那句“南宋玩釉”,在历史上重视不够,文献中对此的记录也不多。个人认为,从瓷器发展史看,龙泉薄胎产品还应高看一眼。这是因为,龙泉所用的胎土与景德镇高岭土不同,二氧化硅含量较高,胎体紧致,延展性不高,制作工艺应该更复杂。根据度娘的描述,景德镇“蛋壳瓷”在工艺上至少有40多道工序,需要反复百次的修琢:胎体成型后,待器内挂釉干涸,即刮除未挂釉那面的胎体,刮得几乎只剩一层釉,再在此刮削面上施以釉汁。坯体在利篓上取下装上,反复百次之多,才能将两三毫米厚的粗坯修到蛋壳那面薄。制作从配料、拉坯、利坯(修坯)、上釉到绘画、烧制,须经四十多道工序,全部采用手工,分三次烧成。尤以利坯和艺术加工为精细。利坯要经过粗修、细修、精修等反复百次的修琢,才能将二、三毫米厚的粗坯修至0.5毫米左右。

(敲黑板)永乐时期景德镇窑才开始制作薄胎瓷,几百年前的龙泉窑是如何生产出这么精美的薄胎瓷器呢?又是为谁生产呢?

龙泉窑南宋时期使用的是龙窑烧制,窑温的控制难度远高于景德镇窑,极易变形和开裂,更何况这类产品需要反复釉素烧,成品率极低,个体成本极高,这种不计成本的产品除了官家,谁在用?

回到这片看,偏黑的灰黑胎,这种胎土通常是官窑的专用,根据送片的盆友介绍以及釉色分析,此片出于瓦窑垟产区,也就是“传说中的宋哥”所在。黑胎中的紫金土,因为含铁量较高,与硅反应之后,胎土变松,延展性提高,在技艺高超的拉坯匠人手下,方得以拉出这种“薄如纸”的产品,可以想像,其生产时间之长,产品率之低,再加上长途运输的损耗,即使在杭州皇宫里,能用上这种产品的人也必定是极少极少的。

比较下这两片南官薄胎,胎釉比基本是1:1:1,美则美矣,胎还是超过了1毫米。

龙泉薄胎产品,小胜!

这样的胎这样的釉色这样的完美,以杭州的瓷土是断难烧制出此类超薄产品的,而南宋委婉典雅的文化审美指向性就是这类产品。这也反证了南官以大器为主,而瓦窑垟则主要生产精致的小件,无论从烧制质量、工艺水平、文化含量均超过郊坛下产品,至少也得说与南官产品互为补充。这从窑址考古发掘已经得到印证,郊坛下文房雅玩极少,而瓦窑垟则大量烧制。大件立足本地,小件选择水路通达、瓷业资源和水平高超的龙泉,在逻辑上也是顺理成章的!关于南官问题,各有各的说法,个人认为,宋代所谓官窑确实是要求极高,但烧制的行政组织结构与明清是完全不同的,以明清官窑来衡量宋代难免刻舟求剑。

问题又来了。皇家用品,从来是不惜代价不计成本的,此品只要人间有,皇宫必要回回闻,何况南宋赵家不差钱。那为何这么精美的产品,别说整器,就是残片也极其少见,周边地区罕有出土呢?按理说,偌大一个后宫,文房雅玩是大量使用的,紫金土虽贵,采集倒也不是特别困难,工艺上既然已经突破,就完全可以继续生产,再难还能难得过天子所需?

思来想去,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当时龙泉官窑的督窑官不自觉地运用了品逻辑。就像现代的爱马仕包,皮质固然珍稀,手工固然精致,但生产多几倍的量还是小事一桩。偏偏人家就限量,让全世界的追包族有钱也不一定买得着,成了比身份证还过硬的身份证明。宋代是中国封建王朝中接近现代化社会的一个朝代,商品经济初具萌芽,官民中有点商业思维何足为奇。

真想穿越回去看一看,这宋瓷中的爱马仕,大宋天子是会用来赏给哪位新得的美人还是立下不世之功的能臣。

不多说了,贴一组瓦窑垟的黑胎官片请各位欣赏。翠花,上酸菜!

看了这些片,您还觉得“哥”只是个传说吗?

香港元老级演员麦基去世 “阿飞鼻祖”享年79岁-麦基
北京推广的士电话叫车服务 手机可预约就近空车
女司机停车时突然加速冲入河道 尸体被发现(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