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我和女鬼那些年

2019-07-25 20:2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一步步地走向了那个房间,很是熟悉,我也记得梦中好似是出现过这样的场景的,但是为什么呢……我好像又觉得自己本来是不应该认识这病房里的人的,也从未见面过,我又为什么要过来呢?我心中疑惑,但是却依旧敲了敲门。“请进。”门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我忘了。开了门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一个留着披肩黑色长发的女人,她背对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脸,却觉得一切都那么熟悉。这头长发,我好像在一个超市里见过。我一句话的都没有说,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带着怀念,或许还有些其他的感情吧。“有事么?”那女人好似终于忍不住了,一个回头看向了我,然后问道。这样自然的感觉让我感觉不到我与她是认识的。但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却是在哪里见过,梦里吧。可是为什么梦里的东西,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呢。“没有。”我回答道,虽然是有些尴尬的感觉,但这也不妨碍我看着那女人。那女人很是牵强地笑了笑,然后便是有些警惕地看着我,说道,“那么你来这里干什么呢?总不可能只是看着我吧?”我很是严肃地点了点头。那女人被我这样的动作又弄的一愣。仿佛是知道了我肯定是有些傻的样子,便也是稍稍放心了下来,拿起了床头的水果篮中的一个不知道洗过还是没有洗过的苹果,递给了我,还像骗小孩子一样地说道,“很好吃的,你要不要吃吃看?”我看着那个还没削过皮甚至洗过的苹果,总觉得是有些难以下咽的,但是身体却在这一刻额不自觉地做出了我自己都没有料想到的反应——我伸手接过了那颗苹果,然后很是不嫌弃地直接咬了一大口,再嚼了两下,咽下去。或许我整个人都已经机械化了也说不定,不然我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地接过苹果然后吃掉。“呵呵。”那女人笑了两声,看着我吃着苹果,而我们两人也就这样不动了好久。“砰砰”的声音响了起来,只听见外面传来了护士焦急的呼喊的声音,“您好,是云觅儿病人么,请您将房门打开好么,有一个病人不见了。”我皱了皱眉头,或许说的就是我。云觅儿诧异地听着外面护士所说的话,然后挑着眉毛看了我一眼,好似是在询问是不是我一般,我淡定地点了点头,却仿佛看见了对面那个女人的额头上出现了几滴冷汗一般。云觅儿走了过去开门,护士看见了我,刚想着走过来却是被云觅儿拦住了,云觅儿好心地帮我解释开口道,“我和他认识,所以就过来了,你们就别担心了。”护士看了我一眼,像是要证实一些什么。我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那护士才是出去,而云觅儿关了门之后也是有些苦恼地看着我,说道,“你怎么一过来我就这么多麻烦,而且还不安宁。”我呐呐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刚刚护士说她叫“云觅儿”,而我梦中的女子也叫云觅儿,是巧合么?我不清楚,但是眼前这女子分明是一脸“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找上我”的模样,我有些不敢保证。“怎么了?”云觅儿见我看着她,有些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你……做过梦么?”我问道,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些结巴了……什么情况?!“干嘛问这个问题?”云觅儿却没有回答我。见我仿佛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的模样,云觅儿也只能摇了摇头,说道,“是人都做过梦,我自然也做过了。”“这样啊……”我点点头,看着云觅儿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终究是问出了心中想的东西,“那么你有没有梦见过一个男人……他叫顾琛,和你一起经历了很多,死了?”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的,如果没有,那就不是了,如果有……这个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解释。“他没死。”而云觅儿却是很认真而又严肃地看着我,说道。我咽了一口口水,顿时脑子仿佛糊了起来,看着云觅儿对我笑了笑,又说道,“因为他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活得好好的,像一个大白痴!”云觅儿朗声大笑了几声,牙齿都露出来了,在阳光下很是耀眼。我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神情和动作,激动得哭出来么?还是直接扑进云觅儿的怀里?好像都不是特别适合我,而云觅儿笑完之后看见我这样便更加尴尬了,我们两个对视着都不知道做些什么才好。“咔哒”一声,门开了,我朝门外望去……那脸……竟是那么熟悉!那分明就是道士和云芳啊!只见道士和云芳很是熟悉地冲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听护士说你醒了在这里,怎么,才刚醒过来就迫不及待地和女朋友重遇啦?”听到这话我不禁老脸一红,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撇过头去。“哟哟哟,还脸红了呢!”云芳瞅着我的样子便是立马开始调戏了。我狠狠的咬了咬后槽牙,实在是给了一点阳光就灿烂的类型!“你慢点,还嫌不够闹腾啊!”道士却在一旁好似很是严厉地批评了一下云芳,明明往常来说道士应该是和云芳一伙儿的,并且一起来调戏我来着,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了?不喜欢云芳了?不可能……那是为什么?只见道士将手轻轻摸上了云芳的肚子,然后揉了两下……云芳一脸娇羞地扑在了道士的怀里不再说话。我只觉得我和云觅儿仿佛都已经全身僵硬了,一动不动,长大嘴巴看着道士和云芳的这番互动。“怎么了?”云芳一回头便是看见我们两个这样。我们齐齐摇了摇头,不敢说些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怎么没有看见秦默和阿梓?要说璐璐和迟魏不来也是情有可原,秦默和阿梓不来就有些不够义气了吧?“秦默和阿梓呢?”我问道。“他们……”道士看了我一眼,然后便是欲言又止,那感觉让人很是不舒服,当然,看着道士的眼神也变得有些焦急了。道士终还是皱了皱眉头说道,“那时候不知道干嘛了,一个老头出来,不仅把镜子拿走了,那把他们两个给带过去了,不知道是去了哪里……我们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也无法阻止。”我一愣,那时候?就是我昏迷的时候了?可是那个老人又是什么人呢?“那老人是谁?”我问道。道士有些迷茫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有些不记得了,但是我看见他的时候好像还是比较正常的吧……应该是见过的,而且我们都认识的,不然也不会大家几乎都一个反应。”我细细地往回翻了翻记忆,能想起来的也只有一个在乡下的老人了。不过那老人应该也没有太大的恶意吧?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他只是严肃了一些罢了。想来应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我自顾自地点了点头,便是闻到了一股子药水味,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开了,那护士拿着一个盘子,上面房子针啊,管子什么的,好似是要打针。而云觅儿很是习惯地将手给伸了过去,一管子下去,我都觉得痛。护士忙不迭地离开了房间,我看了看云觅儿手臂上的棉花,问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出院?”我现在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就看云觅儿是个什么情况了,这药水味真心让人受不了。“不知道啊……他们说还要好久吧,我觉得其实我已经好了。”云觅儿摇摇头。云芳在一旁皱了皱眉头,怀疑地说道,“会不会是要多点医药费啊?”如果云觅儿真的有问题的话,我还真的不是特别介意多花点钱之类的,但是如果医院黑心的话,我必然是要离开的。可是现在云觅儿又感受不到自己的状况,也不准确,所以保险一些,我还是让云觅儿再呆了几天。“啪啪”的声音不断传了出来,我不停地打着字,看着眼前这篇小说,我心中悄然滋生出一种幸福感。在后面的云觅儿啃着苹果,看着我刚刚完结的一本言情小说,“刷刷”地翻着页。我端着电脑有些犹豫,但是看着云觅儿,还是定了定心神,然后走了过去。“干嘛?”云觅儿看了我一眼,问道。我不想说话,便是直接将手上的电脑给了她,云觅儿见到是我写的小说也就自然而然地看了起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越看到后面,我们两个都越脸红。“写的……不错。”云觅儿终给了这么一个评价,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我看着云觅儿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其实男女主很配吧。”云觅儿恼羞成怒地吼了一声,“是、啊!”我在旁边低低地笑了笑,看着云觅儿的样子,这一刻,我仿佛是感受到了幸福。

广安治白癜风医院
辽源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铁岭牛皮癣哪家好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专科研究院哪好
伊春应怎样治疗妇科炎症

下一篇:破厄苍天全文阅读

上一篇:云海列国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