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权力的诱惑

2019-07-27 06:37: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西盒子乡要修路的事情沸沸扬扬的传了将近半个月,这个工程终于开始正式上马了。乡里为了这个工程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党委书记张仁祥任总指挥,乡长蒋四根任组长,乡长助理丁朝远任副组长,组员分别从驻村干部中间抽调。几百万的小工程而已,在青楚县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在西盒子乡,却显得非常重要。能够成为工作组的组员,很多驻村干部都兴奋不已。这工作累是肯定的,但是个好差事。更主要是,他们有了和领导接触,亲近的机会。如果自己的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认可,调往乡里工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随着这条石子路的修通,乡里还有两个大工程要上马。一个是高天助的服装厂,另一个是王总的茶叶加工厂。因此,这个工作组虽然是临时性的,但会存在很长时间。经过严格的研究和考察,丁朝远一共抽调了七名驻村干部过来,加上张仁祥,蒋四根和自己,整个工作组一共十个人,在乡招待所设立了临时办事处。工作组成立的当天,书记张仁祥和乡长蒋四根都亲自来到了办事处,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乡里的两个主要领导同时到来,让组员们倍受鼓舞。驻村干部大多都是年轻人,新参加工作不久,基本上没什么背景,分属乡政府的不同部门,有的还是事业编制。平日里他们主要穿梭在乡政府和乡村之间,很少有机会和领导在一起。这样的机会,对他们而言,是千载难逢的。张仁祥自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到来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就多说了两句。其实,他的主要目的还是给丁朝远打气的。他知道乡里财政困难,要想让这小子把路修起来,难度还是很大的。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大外甥,因此,决定给他足够的权力。“小丁,我和蒋乡长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以后这工作组可就交给你了。”张仁祥演讲完之后,笑着对丁朝远说:“这条路你不仅要修好了,而且速度要快。”“请张书记,蒋乡长放心,我们坚决完成任务。”丁朝远大声的保证。张仁祥很满意他的表态,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面前的驻村干部们,然后和蒋四根一起离开了办事处。两位领导走了之后,这办事处就数丁朝远的权力了。他也不谦虚,直接坐在了重要的位子上。他拿出香烟,给每个组员面前散了一根,然后开始步入正题:“刚才大家也听到张书记和蒋乡长的话了,我希望大家都能记在心上。西盒子乡的这条路马上就要动工了,但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主要的是资金不足。除了资金之外,我们还要寻找施工单位,还要联系材料供应商。按照乡里的计划,工期是一个月,时间是很紧迫的。我希望大家在这个月里都能拿出全部的精神,保证这条公路顺利畅通,不要让领导失望,给乡里一个满意的交代。”“丁助理,你放心,工作怎么安排,我们都听你的。”一个女干事笑着说。丁朝远知道她是计生办抽调过来的周轻轻,一个才参加工作不久的大专生。这次在抽调干部的时候,他用了些心思,主要选择的是那些年纪轻,参加工作时间短,没什么背景的同志。他自己年纪不大,资历也浅,可不想弄一个老资历来压着自己。像陶油子,周大嘴那样的干部,他是断然不敢收的。这次抽调的组员年龄普遍在三十岁以下,其中还有一个比他小的。年轻人虽然工作经验不足,但是有热情,肯付出。只要指挥运用得当,用起来并不比老同志差。而且,彼此在一起容易交流,非常利于工作的开展。就如刚才支持他的周轻轻,其实也是一个有知识有能力的年轻干部。可惜没背景没资历,就被发配到了乡村。除了每天到乡政府计生办报道之外,其他时间几乎都呆在村子里,其实非常幸苦的。“周干事既然这样说,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丁朝远笑了一下,说:“目前我们面临的工作很多,但是人手却有些欠缺。为了顺利的开展工作,此前,我已经将工作进行了适当的划分。现在我手中有一份文件,大家可以看一下,先熟悉一下自己需要负责的工作。看完之后,我们也就要正式开始工作了。工作中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谈。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会亲自负责的。”他说完话,将手中的文件向前推了一下。周轻轻很机灵的站起来,开始散发文件。文件散完之后,她自己留了一份,然后看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喜悦。她是一个女同志,以前主要负责的是计生工作,没有想到会被抽调到这个工作组。她原本以为自己负责的工作会像其他的同志一样很苦很累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负责财务和组员们日常的生活安排。这是一个很轻松的工作,而且手中的权力很大,因为掌握着经济大权。虽然,她也知道以后手中的每笔账都要经过丁朝远的点头,但已经感觉很满足了。至少,她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天天向乡里跑了,整日风吹日晒的,真是苦不堪言。更巧的是,她原本学的就是财务专业,负责这个工作正好干回了老本行。至于组员们的日常生活安排,无非就是安排一下饭菜伙食,一日三餐而已,同样很轻松。“大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就可以提出来。”丁朝远休息了一下,才笑着说:“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开始工作了。”“我没问题。”很自然的,周轻轻再次个开口表态。丁朝远自然知道她不会有问题,他可是研究过对方之后才抽调过来的。正因为了解她的专业,才将财务大权交给她的。他虽然身份是副组长,但是,实则承担着整个工程总指挥的责任。像财务这种小事情,他没有必要攥在自己的手里。周轻轻已经表态了,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有干好了本职工作,才有可能入领导的法眼,才有可能调回乡里,才有可能升职。没人,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

百色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河源治性病研究院哪家好
七台河专科治疗性病
湘潭性病医院哪好
大连中度子宫内膜异位

下一篇:疾风兵王

上一篇:司徒紫西门楚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