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抢婚是门技术活

2019-07-27 03:17: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满意。”秦济南痛快地夸了她一句。这是实话,抛开那些阴暗龌蹉的心思,自从殷羽调任唐进的副手后,和M国供应商的授权谈判大部分是她出马,除了一家铩羽而归外,其余都进展顺利,这虽然是秦济南为她设下的套,但她要是没有能力也驾驭不了。殷羽的脸有点红了:“这阵子你对我……很好……我可以误会你有点……”“喜欢你?”秦济南反问了一句。殷羽轻嗯了一声,满眼热切。“你说呢?”秦济南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司机的车子停在了他们面前,殷羽还想追问,秦济南替她拉开了车门:“快回家好好休息,辛苦你了。”目送着车子驶离,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秦济南一看,是还在加班的唐进打来的。“秦总,下周新闻发布会全部安排好妥当了,时间公布跨境购平台首次取得自贸区原产地授权,咱们这顶名不正言不顺的帽子终于可以摘掉了,”唐进喜形于色。“货源充足吗?”秦济南冷静地问。“充足,全部在海关仓库备好了,负责仓库监管的老师一直对我们挺内疚的,上回要是他在别人举报的那一刻就封仓,假冒奶粉也不至于会流出仓库,这回给了我们程序范围内的一些便利……”“等一等,你说什么?”秦济南的脑子里刮过了什么。“给了程序范围内的一些便利……”唐进莫名其妙地重复了一句。“前面!”“要是他在别人举报的那一刻就封仓,假冒奶粉也不至于会流出仓库。秦总,怎么了?”“你是说……”秦济南的声音颤抖了起来,“奶粉是举报后流入销售渠道的?”“是啊,”唐进很是愧疚,“这事怪我,当时因为春节奶粉断货有好几天了,好些买家都闹到总部去了,被举报要封仓的消息一传来我们都傻了,当时找不到你,大家都觉得这事肯定是别人无中生有,所以就找了关系好的海关老师先放了一批货。”“这件事……是你决定的?”秦济南脑中纷杂一片,他不想怀疑唐进,可唐进怎么会做出这样决定呢?“是我决定的,当时殷特助把总部投诉的买家信息都给我们看了,很多,措辞都很严厉,要向各大协会、各大论坛投诉结揭发我们虚假销售,这样会对公司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唐进顿了顿,十分惊诧:“咦,秦总你不知道吗?我那天就要和你汇报,可殷特助说她已经和你说过了,让我不要再提这件事情让你分心了。”极度的愤怒和欢喜席卷而来。冰和火一起煎熬着秦济南的神经。跨境购狼狈的绝境是殷羽造成的,不是罗小安。罗小安在关头对他留了余地,并没有一击到底,那是不是意味着……罗小安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厌恶他……是不是罗小安心底对他还是有那么一点感情……-那天晚宴后,余沉接连出了好几趟差处理那个软件公司投资的问题,虽然人不在N市,不过,打给罗小安的电话和短信却没有停过,两个人交往了以后,罗小安才发现,余沉还挺黏人的。她很替余沉发愁,几千万不是小数目,余沉为了她到N市发展,要是把公司弄得一地鸡毛,没法向他的父亲交代。她不懂投资,只好去请教两个商业大佬。程景时精通地产,对新兴软件行业了解不多,建议余沉尽快撤资,这样还能拿回一点投资款,聊胜于无。章承煜认真地研究了两天,给了两条建议,就是赶紧和政府部门沟通,争取早日获得法规上的认同,第二就是要赶紧让那个公司找个职业经理人,让软件尽快找到盈利出口。这两点说说容易,但做起来却很难,余沉一个投资公司的,原本就是资本运作,让他参与到公司的实际运作中去,他没有这个能力和精力,只会越搅越乱。从章合集团出来,罗小安一路心神不宁,更倒霉的是,在马路对面坐地铁的时候碰到了殷羽。殷羽一身职业装,大波浪的卷发挑染成了棕红色,既有女强人的气势,又带着美女固有的性感柔媚,回头率很高。一见到罗小安,殷羽停下脚步矜持地笑了笑:“你又想偶遇济南吗?”章合大厦的对面就是天际环球大厦,罗小安扶了扶额头不想和她理论:“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麻烦借过。”“你不用再痴心妄想了,济南不会再接受你,我们俩已经在一起了,他已经向我表白了,”殷羽傲然说,“这世界上的男人只要没有眼瞎,都不会选择你,心肠那么恶毒,这么多年一事无成,只会靠前人的荫蔽蹭吃蹭喝。”没有不要脸,只有更不要脸。罗小安被震惊到了:“殷羽,你脑子没病吧?你做的那些丑事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秦济南要是会和你在一起,只能说明他眼瞎心盲了。恭喜他,和你在一起离地狱也不远了。”殷羽一脸的意料之中,阴冷地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不死心,等着,我给你瞧瞧,这辈子济南就和我在一起了,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他!”这个女人可能从一开始见到秦济南的那一刻就走火入魔了吧,罗小安懒得和她啰嗦,跳上一辆的士就走了。还没等她报家里的地名,手机的短信提醒音“滴滴”地响了起来,罗小安打开一看,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脑中有瞬间的空白,眼前一阵晕眩。罗小安用手紧抓着着前面的隔离栏,骨节用力得发白,呼吸好像被什么掐住了气管,只能发出低而急促的喘息声。前面的司机回过头来,略带诧异地看着她:“美女,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是中暑了吗?”罗小安茫然地看了看他,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司机被她笑得打了个哆嗦:“你要去哪里?”“随便……哪儿都……成……”罗小安低低地回答,语声中带着几分颤音。车子油门一加窜了出去,罗小安茫然看着前方,窗外的景物飞速地闪过,一幕一幕,就好像她和那个男人曾经爱过的每个瞬间。校园的初遇。林荫道上的轻喃细语。切割银片时的满怀爱意。广场前的期待焦虑。八神峰里虚伪的静谧祥和。……原来,她刻意想要遗忘的,一直还蛰伏在她的身体里,无论恨也好,爱也好,都已经在心底刻上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不知道过了多久,罗小安捡起了地上的手机。屏幕上的照片一共有三张,非常劲爆,卖到社交网站可能还会赚上一大笔钱。秦济南和殷羽一起滚在床上,女的几近□□,香艳无比,而男的闭着眼睛神色迷醉。罗小安木然看了很久,久得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是在犯贱。她抬手按了几下,把照片存进了相册。她得时时刻刻用这几张照片来恶心自己,以免她再心存幻想,做出什么无法控制的丑事来。下车的时候,罗小安已经恢复了正常,给了司机两张大钞,还冲着他歉然地笑了笑。秦济南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他和殷羽就算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也不关她的事情,人的感情虽然无法删除,但时间会是的遗忘工具,总有一天,她会想起秦济南时心无波澜。走进小区的时候正值黄昏,彩霞满天,各家各户的窗户里开始传来锅碗瓢盆的声音,菜香一阵阵传来。还是操心一下晚饭该在哪里解决吧。罗小安心不在焉地琢磨着,进楼道的时候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胸口,抬头一看,所有的正常都不翼而飞,就好像即时的生理反应,她一阵恶心欲呕。她想起了照片上那双抚摸殷羽的手。“你去哪里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秦济南的神情古怪,好像在强自忍耐着什么。罗小安用力地搓揉着胸口,想让自己舒服一点。秦济南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心脏不舒服吗?”他上前一步刚想伸手,罗小安却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神情警惕地看着他:“别碰我,脏。”秦济南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挺干净的啊:“怎么了?我给你带了点吃的过来,你妈做的豆瓣酱,还有山里打来新鲜的野猪肉,我特意让吴婶红烧了,还热火着呢。”“都扔了,扔了!”罗小安的情绪瞬间失控了起来,“我不要吃你碰过的东西!”秦济南的脸色一下子晦暗了下来,心脏好像被一双手无情地撕扯着。这两天他辗转反侧,一会儿满怀期望,一会儿消沉绝望,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找了借口想要反悔当初“两清”的决定,却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他哑声问。“是的,这个世界上我讨厌恶心的就是你!你以后不要再假惺惺地出现在我面前了,”罗小安口不择言,“我祝福你们两个,以后狼狈为□□投意合!”她一下子就咬住了唇,再说下去只怕要哭出来了,她后退了两步转身飞一样地往楼上跑去,就好像身后有什么恶鬼在追似的。秦济南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墙粉簌簌而下,带着隐隐的血色,可是,就算再痛又如何?那个会疼惜他的女孩已经被他亲手给扼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把精心准备的礼物扔进了垃圾桶,站在桶前缅怀了片刻,摸了摸中指的银戒,他打起了精神。他还有事情要做,没有颓废情伤的资本。精心布了将近两个月的局,已经到了即将收尾的时刻。殷羽调任了分公司副总后,的确尽心尽力,揪不到半点差错,在把罗小安赶出了秦济南身旁后,她再也没对公司、对秦璇西下手,让他几乎以为他的怀疑是无中生有。而秦璇西那天被推下楼梯,没有直接的人证物证证明是殷羽所为,就算报警也毫无用处,把她撵出公司也好,痛揍她一顿教训也好,都无法动及她的根本让秦济南解恨。从科泰洛州暗中调查的结果来看,殷羽在那个时候就和徐劲松有了牵扯,一个为了彻底斩除罗小安这个隐患,一个为了让罗小安走投无路彻底占有,合作炮制了一起百货超市贩卖过期食品导致集体中毒的事件。秦济南敏感地从这里找到了一丝突破口。他这几个月有意无意高调地和殷羽在各大媒体炒作,数次在公开场合夸奖殷羽,迅速地为殷羽积攒了知名度。徐劲松对罗小安贼心不死,春节过后就到了N市,见了殷羽这样风光自然而然地凑了上来,为殷羽的算计出谋划策,那晚在公司的断电和推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进行,殷羽的同谋除了徐劲松不做他想。只可惜,夜路走多了也就遇见了鬼,徐劲松哪里是肯让殷羽这样占尽便宜的人?他就是吸血的蚂蝗,一旦沾上,不吸干你的血怎肯罢休?秦济南回到公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办公椅上,把所有的谋划一步步地重新推演了一遍,又和几个负责推波助澜的助手通了电话确认毫无破绽,这才上床休息。第二天九点,公司从寂静中苏醒。秦济南处理了一上午的事情,中午随便吃了点便饭,下午的时候唐进回来了,很是兴奋地来汇报明天新闻发布会的进展,发布会有两大劲爆消息,一个是他们筹划已久的跨境购品牌授权,另一个则是全云翼网络下属四大平台即将联合版权总署和国际版权保护协会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假誓师行动。“国际制假售假的网点……秦总,这事真的是由咱们公司促成的吗?”唐进有点不太相信。秦济南点了点头:“明天这部分内容由总部的郑部长揭秘,你配合。”“是,”唐进有点纳闷了,“不过,为什么这件事要瞒着殷特助,不,殷副总呢?”“你很快就知道了,”秦济南的手指在桌上敲击着,神情闲适淡然。门被敲响了,殷羽在外面叫了一声:“秦总!”“进来。”门开了,殷羽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进来,眼神妩媚地落在秦济南身上,却没有说话。公司上下早就传遍了,殷羽这未来老板娘的身份几乎是板上钉钉,唐进识趣地说:“我去办事了,殷副总你忙。”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殷羽熟练地开始替秦济南泡雪梨汁、收拾桌子。“小方做事真不仔细,”她抱怨着那个新提上来的特助,“不知道你的咳嗽还没有完全好吗?还替你泡黑咖啡。”秦济南笑吟吟地看着她没有说话,眼中露出几分残忍的快意。殷羽却丝毫未觉,感受到了他灼人的目光,她抬起头来,脸色微微泛红:“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气氛好像有些暧昧。殷羽好像受到了鼓舞,渐渐靠了过来,她的手指轻颤着捏住了秦济南肩膀,声音柔软地仿佛要滴出水来:“济南……累吗?我……我……”秦济南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殷羽几乎心花怒放,要是秦济南对她没意思,刚才这一下就该斥责她了,这些日子来的暧昧让她勇气倍增,她想要有实质性的进展,更想要有个名分——云翼网络的董事长夫人,这个名号让她热血沸腾。她舔了舔嘴唇,双臂交缠,搂住了秦济南的胸口,把脸贴向了脖颈轻蹭着,带着十足的□□味道,就连说话声也带了低低的喘息:“济南,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仰慕你了,这么多年,我的心意一直没有变过,我——”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股大力袭来,她整个人几乎被甩了起来,一连倒退了十来步,撞翻了茶几,倒在了墙角。殷羽的眼前金星乱冒,喉间有隐隐的铁锈味传来,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四顾,只是凭着本能挣扎着想爬起来。秦济南大步走到她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就凭你?给罗小安提鞋子都不配。”“你……你要干什么!”殷羽这才惊恐了起来,秦济南的眼神血腥,就好像猎食的野兽。秦济南耸了耸肩:“我什么都不干,对了,刚才那也是你勾引碰到了我以后的本能反应,我是文明人,干不出你那种龌蹉的事情,你走了以后办公室新装了摄像头,可以证明我的清白。”殷羽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还没等她开口,办公室门再一次被敲响了了,新任特助小方在外面问:“秦总,经济罪案调查科的老师来了。”“请进。”门开了,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和秦济南打了声招呼,冲着殷羽出示了证件和逮捕证:“我们怀疑你和一起跨国售假案和商业受贿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殷羽刚站起来的身子一下子委顿了下来,双目赤红,喃喃地念叨:“不……这不可能……”“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吗?”秦济南冷酷地笑了笑,“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的报应终于到了。”“济南,不,秦总,”殷羽语无伦次了起来,泣声求饶,“你饶了我吧,我是真的爱你,真的,我从一毕业就跟着你,耗尽了我所有的青春和感情,就算你不爱我,也不能这样对我!你们说说,你们倒是说说啊!”弱者总是让人同情,门口围观了好些公司员工,闻言都露出了唏嘘之色。“你爱我?”秦济南讽刺地大笑了起来,“你假借我的名义把别人害得倾家荡产差点丢了性命,你受贿要在网络平台销售假货牟取暴利,你把我妹妹推下楼梯害她性命,你居然还敢说爱我?”“那天……推人是她干的?”唐进惊愕地脱口而出。一提起这个秦济南几乎愤怒得不能自已:“我妹妹和她十多年的好友,她居然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你们说,这样的蛇蝎女人,我留着她让她把公司毁了吗?”“不是!我不是有心做这些事情的,”殷羽痛哭了起来,“都是那个人胁迫我……”围观的人群这才恍然大悟,原本的同情顿时成了后怕和厌弃。舆论的力量非常重要,秦济南很满意这个公之于众的结果。他弯下腰来,从她的制服上扯下了云翼网络的牌子,凑近她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对了,奉送你一个消息,就算这次你进不了班房,出来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M国的举报是以你的名义进行的,徐劲松知道了饶不了你。”殷羽的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女警过来了,拽起她就往外走去。她一路跌跌撞撞,到了门口时忽然抓住了门框,嘶声叫道:“秦济南!”秦济南把手插入裤兜,慢条斯理地看向她,眼神戏谑。“你别得意!”她披头散发,带着哭音大叫,“我好不了,你的心肝宝贝也完蛋了!”秦济南的眼神一凛:“你说什么?”殷羽骤然疯狂地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机关算尽又有什么用!罗小安现在只怕已经被徐劲松□□了,你就等着接收一个破烂货吧!”

淮安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江西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治癫痫病权威的医院
中卫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那家医院妇科比较好

下一篇:穿越之盛世安途

上一篇:雏凤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