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日本核心大臣宇垣一成穷尽一生也没当上首相肖战机场穿搭

2019-07-05 00:18: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本核心大臣宇垣一成:穷尽一生也没当上首相!

日本核心大臣宇垣一成:穷尽一生也没当上首相!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日本核心大臣宇垣一成:穷尽一生也没当上首相! 日本核心大臣宇垣一成:穷尽一生也没当上首相! Posted on 2014年11月26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宇垣一成(うがき かずしげ 1868.8..4.30),日本冈山县人。大正至昭和时期的陆军大将,三次任陆军大臣之职,他是日本军国主义国家总动员体制的理论创始人,大正时期和宇都宫太郎、上原勇作、武藤信义的左贺左肩党并立的田中 宇垣阀的首脑。宇恒裁军的主持人。有个外号叫“政界的惑星。1953年4月当选为参议院议员,曾获四级金鵄勋章,1956年4月30日去世。宇垣一成有个外号叫“政界的惑星”。他年轻时就挺聪明,和铃木庄六一样,宇垣从小学毕业后就在母校当代课老师,十四岁就通过了教员资格考试成为了正式教员,十六岁居然当上了小学校长,1894年的小学校长,怎么着也比半野鸡大学校长要酷的多吧,况且只有16岁。但是不久,为了实现自己成为军人的梦想到了东京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不过他上陆大却比白川义则和铃木晚了两期。是1900年陆大第十四期毕业的,是所谓“军刀组”之一。陆军大学校毕业生的前六名由天皇赐予军刀一把,因此这部分人被称作“军刀组”,飞黄腾达的特别快。在萨长两藩斗的你死我活的时代,他巧妙利用两派的势力青云直上,成为了大正末年昭和初年陆军的中心人物。他那个“宇垣派阀”就是日后的统制派前身,里面有一大票牛人:金谷范三,南次郎,畑英太郎,阿部信行,本庄繁,松井石根,小矶国昭,杉山元,畑俊六。宇垣派阀脱胎于长州阀却又没有长州阀那样严格的出身限制,因此也被称为“准长派”。 宇恒和田中宇垣是冈山人,本来在军队的升迁是落到控制军队的长州人后边的,但他遇到两个贵人。初赏识他的是冈市之助(后来的陆军大臣),他毕业后以士官候补生被分配到姬路旅团,当时冈市之助是大尉,对他甚为赏识,后来中日开战,宇垣以近卫联队中尉的资格,被派往广岛大本营,在营中每日目睹同营之人不断奔赴战地,自觉技痒,日望上官指派而不可得,乃鼓足勇气面见参谋次长川上操六,川上好言安慰,说一定会派你去的,不要着急云云。结果都快议和了,还是没他什么事,他再次面见川上,川上教训他:东方战事又不是这一次,潜心学习,下一次一定会论到你的。战后入陆军大学校,冈市之助正好是教官,等他毕业,保送他去德国留学,日俄战争期间回国参战,打完仗第二次去德国留学。 回来后进教育总监部,和田中义一相识。这是他命中的第二个贵人。1908年,大隈重信邀请各地的学者在早稻田大学开演讲会,代表陆军参加的就是宇垣,他在会上大讲特将今日之社会,光有军队是不行的,必须依靠广大的民众,大隈觉得这个小军官有点头脑,和一味迷信武力的家伙不一样,对他很赏识。宇垣回来和担任第三联队长的田中一说,田中马上说请大隈到第三联队来演讲,由于大隈长期和萨长不和,双方视若水火,这事被捅到陆军长老山县有朋那里,山县马上问徒孙田中这是怎么回事,田中回答,今后战争,非要军民合作不可,大隈虽与长州阀敌对,但有收揽人心的手腕,陆军正该借其力与国民联络,大可不必怀旧恨而敌视之。山县为之默然。田中乃亲自去请大隈,礼数备至,把大隈哄的笑逐颜开,接着桂太郎又乘热打铁,请大隈担任军人后援会会长,请其到各地演讲,而成所谓《桂·大隈之交欢》,其后大隈入立宪同志会,也是因为这个事。因此宇垣在早稻田大学的演讲,实在是关系匪浅。宇垣一成多次和田中义一搭档,控制日本陆军,1911年9月,西园寺公望组阁,他在军务局长田中义一的领导下任军事课长,直接参与扩充军军备,增加2个师团的方案,从而在军内崭露头角,1914年4月大隈重信组阁,冈市之助任陆军大臣,宇垣复任军事课长,1916年7月,寺内正毅组阁,他又在参谋次长田中义一的推荐下,出任参谋本部部(作战部)部长,积极参与迫使中国当局签订《日中陆军共同防敌军事协定》,策划出兵西伯利亚,修改国防方针等向外军事扩张的军国主义活动,1923年在第二次山本权兵卫内阁中,田中是陆军部长,他是陆军次官,翌年在田中推荐下出任清浦内阁陆军大臣,占据了陆军有影响的职务,此后相继担任加藤高明内阁、若槻礼次郎内阁、滨口内阁陆军大臣达5年之久。到田中义一组阁,要他留任陆军大臣,他以久任宪政会内阁的陆相,不好再任反对党的陆相为由相辞,恰好当时朝鲜总督斋藤实出席日内瓦海军裁军会议,遂代为朝鲜总督。到滨口雄幸任首相,又把他召回去任陆军大臣,赋予他裁军的重任[3] 。宇垣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国家总动员体制”理论的创始人之一,宇垣曾两次留学德国,研究军事,但对同一个德国却产生了截然不同的认识,1902年去德国时,被德国的物质、精神文明所倾倒,认为德国军队教养高、战斗力强。但1906年再度去德国时,对德军则产生了相反的看法,认为日本的新兵经过两个月的训练就能达到德军的水平。这反应了日本军队不但经过甲午战争看不起中国,而且经过日俄战争也看不起俄国、德国的狂妄心理。次世界大战,使日本军政界要人意识到将来的战争时国家的人力、物力、精神力总动员的总体战争。因此,主张加强军事基础 经济实力的建设,开始了由单纯强调军事优先的思想向总体战思想转变。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宇垣从1925年起推行以加速军队现代化为宗旨的“军缩”政策,通过缩小兵员,发展飞机、战车、机枪等兵种兵器,建立倾国家全智全能的高度集中统治的国家总动员战争体制。同时,宇垣为了防止在日本发生类似欧洲资本主义总危机和社会主义运动,想用社会主义的合理性来限制资本主义的恶性膨胀,从而挽救资本主义,维持天皇制,他的办法就是在国内建立军人政权,对外则发动战争,实行扩张。宇垣一成认为,日本历史上存在四种政权,即官权、金权、人权和军权。宇垣的理论是;明治时期是官权得势,但大正时代特别是次世界大战时期,金权渐渐的压倒了官权,同时金权和人权的斗争也激化了。宇垣认为既要抑制金权,又要适当保护人权,而官权则难以胜任这种调节。特别是当工农运动超过了经济斗争的范围,趋向革命化的时候,军权必将取代官权,承担起镇压革命,维护天皇制度的重任。宇垣军权的结构是:天皇-陆军-国民,他认为只有日本陆军才能把天皇同日本国民连接起来发挥纽带作用。为此,宇垣同提田中义一再策划侵略方面充分发挥了作用,并配合默契。田中为政友会总裁,建立了田中内阁。而宇垣向政友会的反对派民政党靠拢,并三次任民政党内阁的陆相。1930年曾企图滨口首相遇刺之机,夺取民政党总裁宝座,组阁执政未遂。于是便试图乘世界经济危机冲击之下日本也陷入经济、政治危机之际,在国内发动军事政变,在国外发动战争,来建立军人独裁政权。日本军部内法西斯主义活动,就是在宇垣担任陆相的“宇垣军阀时代”开始猖獗起来的,从此,日本进入了所谓“动乱的昭和”时代。 九一八事变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是日本进入法西斯时代的转折点。在九一八事变的前台表演的是关东军和军部的中坚幕僚,在后台导演的则应该说是宇垣一成及其同伙。昭和初年,宇垣就表示“要有大的策划”以实现他的“多年的抱负”。他还在《中国时局对策》中具体写道:“帝国必须以不成文的国策为基准,倾注全力,独裁迈往”以“使帝国再中国的权益得到比今天更大的发展,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在满蒙的特殊地位绝不允许有丝毫的损害,必要的话,当机立断。”显然,宇垣的终希望就是侵略中国,向外扩张。田中内阁是积极侵华的内阁之一,东方会议决定对中国采取武力,并三次出兵山东,还炸死了日本复制起来的奉系军阀张作霖,但宇垣却仍感不足,批评田中内阁的满蒙政策给人以胆小怕事之感,没有触及到问题的要害,他批评森格外务次官对满蒙的工作,同出兵山东一样,都是一些如同笨拙的外科医生的琐碎动作,并催促道“要想树立帝国再满蒙和沿海的地位,就得显示出不惜以实力来维系东三省安全的坚强决心。”十天后,他又在日记中写道:“喂,向北满跃进!前进!”。炸死张作霖事件发生后,元老西园寺主张查明真相,严惩凶手,田中首相则动摇不定,但宇垣却坚决反对,主张隐瞒真相,不予追究,并向陆相白川义则说:“公布真相,是卑劣的举动,要强调斗争,决不让步。”支持和保护军部在国外的阴谋冒险活动。宇垣在1928年9月写成《关于对华问题管件刚要》合盘托出了他要吞并中国东北的野心。他写道,日本队满蒙的基点有四,1、和并到帝国领土之内,2、使其独立、成为帝国的保护国。3、进一步图经济之发展和权益之伸张。4、维护现有权益。究竟以那个基点为发展,要视立足点之坚实情况和施展外交手段取得英美各国的谅解程度而定,只要做到这些,对付3中国,达到预定目的,就像一举手一投足那样容易,日本军部根据宇垣的《刚要》拟定了《昭和六年度形式判断》,这个判断以满蒙问题为中心,他要求军部下决心解决满蒙问题,并规定了解决满蒙问题的三个步骤,步,建立在中国中央政府下的亲日政权第二步,成了脱离中国的独立国;第三步,由日本领有,成为日本国土的一部分。宇垣还在1931年4月初召开的师团长会议上强调“日本不是一个完整的经济单位,非解决满蒙,满蒙问题不可。” 1931年4月,滨口内阁被若规内阁取代,宇垣也随之离开内阁,所以九一八事变后,宇垣已不任陆相了了,但是,当时的军部却被宇垣所推荐提拔起来的人所控制。南次郎是宇垣作为自己的代理人,经过再三推荐才进入若硅内阁任陆相的。金谷范三也是宇垣与各方面多次商谈,于1930年2月经过天皇任命为参谋总长的。杉山元和二宫治重是宇垣任陆相时,被任命的陆军次官和参谋次长,军务局长小矶国昭、军事课长永田铁山等阴谋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活跃分子,都是1930年8月的定期调动中担任了被视为陆军省内有影响的职务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和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也是宇垣的事先安排,才一可能担任这些职务的。至于具体策划九一八事变过程中的起关键作用的建川美次,则被成为宇垣四天王之一(其余三人是杉山元、二宫治重、小矶国昭)。正因为如此,所以九一八事变一发生,宇垣便异常兴奋,认为“这回的满洲事件将成为关系到帝国兴衰的重大问题···这回事件的结果如何,深感负有重大,倘若以失败而告终,也可以说我用人失当的结果······”九一八事变期间,宇垣和本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本庄于1931年9月23日致书宇垣,希望从侧面协助,一举从根本上解决满蒙问题。宇垣也于26日、29日回信,满口答应,并督促本庄尽快成立脱离中国的保护国。宇垣为此向首相等进言忠告、要求在东北建立从中国本土分离的新政权。他还特意于10月29日从韩城动身前往东京,会见了首相若槻,元老西园寺,陆相南,外相币原,政友会总裁犬养毅等要人。活动长达一个多月,催促日本政府、军部乘机一举武装占领中国东北。 政界的惑星宇垣本来在陆军实力雄厚,但因为两件事得罪了娘家人陆军,一次是裁军,一次是三月事变。20世纪 20年代空前的经济危机席卷了世界,日本也进入了所谓“昭和恐慌”。东北部各县饿死不少人,卖儿卖女随处可见。这时候日本只能走“裁军”这一条路了。也是准长派的山梨半造搞了一次裁军。 1925年加藤高明内阁时,宇垣一成进行了所谓“宇垣裁军”。其主要内容是裁减1/5的陆军军力,也就是4个师团,关闭5所陆军医院、两所陆军幼年学校。宇垣裁军的主要思想是“以质量换数量”,并不是为国家预算省钱。节省下来的经费扩充了一个坦克联队、一个高炮联队、两个航空联队和一个台湾山炮联队;开设了陆军汽车学校、通信学校,为陆军部队配备了飞机、坦克、轻机枪、汽车牵引炮和野战重炮。但宇垣裁军遭到了强烈的抵抗。首先,裁下来的4个师团的军官们没处安置,后来就把他们弄到学校里去当军训教官。您说有那个老师或学生会喜欢一个军官在学校里成天溜达的?于是纠纷不断,整个社会上就形成了一种“军人是吃闲饭的”看法。军人受得了这个吗?这不刚刚打完仗,前几天大家还在喊万岁,怎么爬起炕来就不认人啦?到那儿都看白眼,嫌哥儿们吃闲饭?哥儿们自己去找饭吃!总比在这儿当孩子王强。军缩的结果遭到了反对派的大肆抨击,和他的前辈一样退出了现役。1930年桥本欣五郎、长勇、田中清几个佐级军官和大川周明还想要搞了个失败的“三月事件”想要推宇垣上台当首相,建立军事独裁政权。 根据建川的回忆,这一计划是四天王于1931年2月21日的纪元节宴会上共同策划的,他们在宇垣的同意下,计划让小矶国昭通过大川周明动员右翼力量,制造骚乱,然后再以镇压骚乱为名出动军队。后来由于宇垣自己态度的摇摆不定而使计划流产。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他不同意皇族的闲院宫载仁亲王和海军的伏见宫博恭王在参谋本部和海军军令部掌握实权,他的意见是,如果皇族出任这些要职,就没人敢批评他们了,这就招致了一心想掌握军权的昭和天皇的嫉恨。所以1937年广田弘毅内阁总辞职被推荐组阁,都认为他人缘很好,大局观也不错,在陆军也有很大势力,但这时有人出来捣乱了。还没到东京,·中岛今朝吾就跑在桥头堵住他劝他不要进京,接着陆军又闹了一次罢工,不出人当陆军大臣,可是宇垣还没看清形势,上书天皇要求恢复现役兼任陆军大臣,这个也不是没有先例,以后的米内光政也是恢复现役当的海军大臣和副首相,但是天皇云里雾里的一顿回答,让他明白不喜欢他当首相的幕后黑手原来是天皇,所以只能灰溜溜歇菜。以后在日本帝国的几个关键时刻,七七事变近卫内阁倒台后(后阿部信行组阁),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东条英机组阁),东条内阁倒台后(后小矶国昭组阁)。宇垣都曾被人推荐当首相,可就是始终没有登上过这个宝座。宇垣似乎对政治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结,战后的1953年他以85岁高龄当选参议员,有过几次要出任首相的风声,但就是没当上。日本人一提起宇垣一成,就会想到几十年在首相宝座边上转,就是坐不上去的滑稽形象。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穿越蘑菇云的战斗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2011年机关妇女工作总结
北京纪委五一暗访扩至农家乐发现问题将点名
七国集团威胁进一步制裁俄罗斯
儿童牙刷新国标实施市场难觅新国标儿童牙刷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