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峥嵘】入秋(诗歌)“毕业”

2020-04-02 04:25: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山大厦有人跳楼死了。”
大清早,这个震撼人心的消息,立刻传遍了这座县城的每个角落。
县城很小,针尖大点儿的事,都会立即传得满城风风雨雨,何况是“青山大厦有人跳楼死了”这个极其重大的消息。
据说,最早发现有人跳楼死掉的,是个晨练的老头子。这年头,人们都注重养生,每天晚上,这个偏在一隅的小县城到处都是跳广场舞的半老徐娘。而早晨,又到处是晨练的老头子。
老头子晨练刚走到青山大厦后面,就看见有一个人趴在草丛里,四肢伸展开来,一动也不动。老头子迟疑着走近了发现那人脸朝下,身体下面竟然还汪着一滩紫红色的血浆。他第一感觉就是,这人死了。老头子头脑微热激楞道:一大清早,这里怎么会有个死人?老头子抬头朝一旁的青山大厦看了一眼,马上下意识地就认为这个人是从楼上掉下来的。他又想,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从楼上掉下来?不可能。肯定是意外。要不就是跳楼。跳楼?老头子脑海里这么转了几下之后,蹦出了这两个字。他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嗯,这一定是跳楼跌死的。人命关天,死了人可不是一件小事。老头子赶紧掏出老人机拨了110,又慌慌张张跑到楼前面,对保安说“楼后面有个人睡在地上,好像死了”。
老头子还不敢一口咬定这人就是死了,只是这么含含糊糊地告诉了保安。
这个保安在青山大厦已经干了不少年,一直平安无事,这一大清早听面前这这个老头子说楼后面有个“死人”,头皮子一炸,心里又一惊,不由得瞪大眼睛盯着老头子看。他最终确定老头子说的像是真的,才赶紧喊其他同事一起跑到楼后面去查看。
青山大厦在这个美丽的小县城里,是一个地标性建筑。县城虽然很小,但依山傍水,景色宜人。改革开放后,作为县政府所在地,这个县里的领导提出小山城作为县城,城镇建设一定要显山露水,因此,一纸规划,把沿河的旧居民区拆了个一干二净,建了这条沿河风光带。沿河风光带建好后没有多几日,却发现有人竟在河边又大兴土木,盖起了高楼。这个楼自然就是青山大厦。能够在这个新建的沿河风光带上再建一个二十多层的高楼,可见,建这个楼的人能量通天。大家几番打听之后,才知道,这个楼是王大鹏建的。
听说这个楼是王大鹏建的,大家都不再说什么了,都觉得这好像是一件很顺理成章的事。因为大家都知道,王大鹏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在这个小县城里,王大鹏的确是个响铛铛的大人物。
了解王大鹏根根底底的人都知道,王大鹏曾经是县采石公司的供销员,是个心思很活套的人。采石公司原是国营单位,那年改制,竟被王大鹏买了下来。王大鹏花了多少钱,外面的人并不清楚,知情的人却都明白,这是县里某领导亲 板卖给王大鹏的。王大鹏买下这个采石公司后,正赶上县里大搞基础建设,于是石料成了抢手货,建楼的,修路的,都提着钱袋子去求王大鹏。王大鹏一下子就发了。后来,他又一鼓作气开办了几个采石场,办了一个矿山机械制造厂,又搞了房地产,不久还买下一座医院,最终成立了一个“大鹏集团”。王大鹏,自然一下子就成了这个县城里的风云人物。因为他不但是“大鹏集团”的董事长,是这个县里的首富,而且还戴上了一顶顶光鲜耀眼的官帽子。什么个体协会会长,改革先进人物等等多得去了,听说光红彤彤的奖励证书就摆了满满一橱柜。不仅如此,连县里的领导们看到他都笑眯眯的。据说,王大鹏买下那个医院后,医院便立即成了县交警大队事故处理定点医疗机构。交警大队明文规定,凡县境内车祸事故伤病员,都必须到这个医院来治疗。县第一人民医院对此很有意见,去找县领导反映,说这是不合理竞争。县领导却说,这是王大鹏医院办得好,取得了交警大队和车祸伤病员的信任,作为县领导,也不能过多干预这件事。不仅如此,县领导还口气一变,借这个由头严厉批评了县第一人民医院,说,你们不能老是躺在公办医院的优势上吃老本,而应该多学学王大鹏的经营方式,这样才能把医院搞活。
连县领导都一心维护,谁还能对王大鹏再说些什么?因此,王大鹏在沿河风光带上建一个高楼,而且宣传材料上说建的是地标性建筑,是提升县城形象是为民造福,人们都不再说什么了。
楼建起来后这么多年来,办酒店,办足浴,办会议中心,生意红红火火,谁知,在这个平平常常的大清早,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竟有人在青山大厦的楼后面跳楼跌死了。
受这个死人事件影响最直接的当属县公安局的110了。110接到那个老头子的报警电话,警车在第一时间就呜哇呜哇开过来了。青山大厦是个什么地方?王大鹏的地方!王大鹏的地方出了事,谁敢有半点怠慢!影响了王大鹏的声誉,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警察一到现场,立即用写着“警察”字样的彩布条拉上了一道长长的警戒线,还把一边看热闹的男男女女撵得远远的。也难怪警察要把警戒线拉得很长很长,因为看热闹的人太多了,说的议的指手画脚的,什么人都有,很是影响侦破工作。
这也算是国人的一个特色吧。有什么热闹事,人们都会凑到跟前去瞧上一眼,何况是死了人。尽管警察很快就把观众们撵远了,但还是有人用手机把现场拍了下来,在第一时间发到了微信上。题目写的真是惊心触目:“青山大厦惊现跳楼惨案,无名死尸惨不忍睹”。
出现场的刑警布置了现场之后,立即展开侦破工作。他们首先要做的是确定死者身份。他们第一时间就询问保安,保安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没能说清楚。保安虽然听了老头子的报告之后就立即跑了过来,但没有敢去动死尸。那死尸脸朝下趴着,谁也弄不清死的人是谁。
例行的拍照、测量,一番忙碌之后,带队的刑警队长才决定,把死尸翻过身来,看看到底是谁。于是,法医把死尸轻轻地翻了个身。死尸刚一翻过身,刑警队长心里头一惊,立即张大了嘴巴,差一点脱口而出:啊,怎么是他。
刑警队长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他环顾一下在场的所有人,立即命令:“盖上白布!任何人不得说出去。立即把警戒线再扩大范围,不得让任何普通群众看到这个情况。”
其实,当死者一翻过身,在场的刑警们也都大吃一惊。他们看清死者是谁时,都知道事情一下子复杂起来了,也都一下子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于是,都纷纷点头,表示绝不会违反命令,绝不敢把消息透露出去。
原来,跳楼死在青山大厦后面的这个人,竟然就是大鹏集团董事长、县里的首富、县里面大大小小领导见到他都要笑眯眯的大红人——王大鹏。

上午,这个县城最核心的一间会议室里,一个会议正在举行着。参加会议的人,常看县里新闻的人都认识,他们都是县委常委和县四套班子里的头头脑脑。这半年,县里的经济工作一直不大景气,作为全县一把手的县委书记靳新很着急,于是决定召开这个常委扩大会,认真讨论一下三季度经济工作情况。他要求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定要把经济工作各项指标搞上去。不然,今年省市的年度考核,难免要倒挂了。
常委扩大会的气氛很压抑。参加会议的虽然在这个县城里都算得上是挂得上号的大小领导,走在人前都是趾高气昂的,但是,在这个会议上,他们却都不敢随随便便说话表态。因为,作为一县老大的靳新书记正坐在会议桌前看着大家。大家知道,靳新书记抓工作茬口很硬实,是个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的父母官。虽然大家的职级和他只差半级,但老大就是老大,书记是当之无愧的班长,大家平时都是看他的脸色行事说话。这时,靳书记要求大家都说说走出经济工作困境的办法,因此,大家只好作苦思冥想状,准备着发言。
哒,哒!
这时,紧闭着的会议室大门突然被敲响起来。会议室里本来很安静。虽然敲门声很轻,但大家听起来却感觉很响。靳书记曾有过要求,开常委会的时候,不准随便什么人来打扰。这作为一条纪律,一直被县委办公室主任严格遵守着。因此,每次开常委会或者有靳书记参加的会议时,办公室主任都会派一个秘书守在会议室门口。听到敲门声,大家一齐抬头朝靳书记看去。大家知道靳书记的脾气,知道他这时应该要发脾气的。可是,靳书记还没有开腔讲话,会议室的门却已经被推开了。
走近会议室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同志,大家都认识,她就是县公安局办公室肖主任。她袅袅娜娜地走进来,非常合体的警服穿在身上,显得凸翘有致英姿飒爽。她走进会议室,径直走向公安局赵局长,把一份简报轻轻放在了他的面前。
赵局长作为县公安局长,搞好全县治安是他的本职工作。但他又身兼常委,虽然经济工作与他关系不太大,却又必须要来参加这个会议。他这时很为肖主任的冒失行动恼火。因为他知道,靳书记如果对肖主任贸然闯进会议室发脾气的话,第一个吃批评的就是他。可是,当他朝面前的简报一看,立即一楞。简报内容很简单,题目却非常醒目:王大鹏今晨死亡。内容也很扼要:今晨,110接报,青山大厦后有人非正常死亡,刑警大队出警后发现,死者系王大鹏。死亡原因正在侦破中。
赵局长顾不得对肖主任的冒失行动再说什么,赶紧起身走到靳书记身旁,把简报放在他的面前,又轻轻说了声:“靳书记,这是小肖才送来的。”
靳书记正为肖主任闯进会议室恼火,可他朝简报上一看,便一怔,扭头问赵局长:“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局长和靳书记一样,都是刚得知这个消息,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作为下级,靳书记询问,他又必须立即作出回答。他是军人出身,因此回答也很干脆。“具体原因不清楚,正在侦破中。”其实,这正是简报所说的话。
赵局长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这时竟又再次被轻轻推开。这一次走进来的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老徐。老徐也是急匆匆地快步走到政协陈主席面前,轻轻咬了一下耳朵,然后很不好意思地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各位领导,表示一下歉意之后赶紧离开了会议室。
其实,老徐并不想这时候进这个会议室。他知道靳书记最讨厌开会的时候有人来打扰。但今天情况特殊,他也顾不得这些了。王大鹏兼任县政协不驻会副主席,他的死亡讯息,作为办公室主任,有责任第一时间报告陈主席。刚才,他就是来把“王大鹏意外死亡”的消息告诉陈主席的。
陈主席的反应也是很迅速。他立即起身走到靳书记一旁,轻轻对靳书记说:“刚才老徐告诉我,说是王大鹏死了。”
靳书记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说:“嗯,我知道了。”
陈主席朝桌子上一瞥,公安局简报的题目很醒目,他看了一眼,便不再说什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哒,哒!
这时,会议室的大门又一次被敲响、推开。这时走进来的是县政府办的秘书小李。小李是跟单副县长的秘书。单副县长分管经济工作,主抓工业。王大鹏作为县大鹏集团董事长,他突然死亡的消息传到县政府办公室后,办公室主任立即要求小李把这个消息告诉单县长。单县长刚才还在打腹稿,准备发言谈谈三季度的经济工作,特别是准备重点谈谈大鹏集团的事。可现在,小李告诉他“王大鹏死了”,这个消息对于单县长来说,真是太不是时候了。他刚才已经就绪的腹稿一下子全乱了套,怔怔地望着靳书记,正准备说话,会议室大门却再次被推开。
这次进来的是县委宣传部秘书科科长。他直接走到县委宣传部严部长面前,低下身子,附在严部长耳边说:“刚才得到消息,王大鹏死了。我们赶紧查了一下,县内的几个微信群里已经有人发了微信。这事——”
秘书科长说了一半,等着严部长的指示。严部长点了一下头,说:“我知道了,你安排人继续了解情况。”
几个人接二连三地闯进会议室,早把常委扩大会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会议室里的一众与会人员观言察色,都猜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不管是知道消息或不知道消息的,都看着靳书记。靳书记很威严地咳嗽一声,说:“刚才几个单位的同志进来,大家都看到了,实际上是汇报同一个消息,就是,王大鹏今天早晨死了。”
靳书记说的缓而平静。这个消息,刚才几个人进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好些人都旁敲侧击听到了。这时再经靳书记的嘴巴亲自讲出来,便成了权威的确切消息。与会人员虽然都是权重一方的领导,但这时也像是小市民一样,不由得相互间嘀嘀咕咕耳语起来。
靳书记看到大家对“王大鹏死亡”的消息非常关注,不由得又敲了一下会议桌,说:“这个消息,刚才老赵说了,具体情况正在侦破中。这是个突发情况。王大鹏是我县的明星人物,他的死亡,对我们县的经济工作,对我们县的方方面面,都有影响,而且,也会在社会上引起许多议论。所以,今天的经济工作分析会,延后举行吧,先处理好王大鹏的死亡这件事。”靳书记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接着说,“就王大鹏死亡一事,我现在作几点要求:一是大家不要过多猜测议论,一切都要等公安局拿出侦破结论之后再说。二是县政府方面,立即派人到大鹏集团去,了解情况,防止出现不稳定因素。三是县政协方面,立即派人到王大鹏家里,做好家属的安抚工作。四是宣传部方面,严控消息,不得扩大范围,以免在社会上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其他方面,大家各守其责。都听明白了吗?”

共 1724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发生在一个美丽的小县城,江山依旧,流水有声,但游在水底下的“鱼”你却捞不着。王大鹏是民营企业家,采石场供销员出身,成了全县的首富,官场上也有一定的头衔,“不幸”地从自家的青山大厦坠楼身亡。风雨人物之死必然引起轩然 ,最关切的要数县委靳书记,这位老谋深算的老领导把事件化大为小,化小为无,竟然把这么大的一位风云人物之死,说成是“半夜起来擦玻璃”,不慎“滑落”身亡,定性为“意外事故”,反映了反腐倡廉的艰巨性。故事具有深刻的社会现实意义,文笔老辣,游刃有余,于严肃题材刻画出讽刺意味。【峥嵘社团编辑:耕石】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040009】
1 楼 文友: 2016-04-01 11:28: 8 本小说为转载作品,如有争议由转者负责。
2 楼 文友: 2016-04-01 11:56:05 此小说为侯明铎和阳迅二人共同创作,请编辑更正。若不更正,请删除。否则,引起作品著作权纠纷,由编者负责!
 楼 文友: 2016-04-01 1 : 9:54 本网站作品一经发出,编者无法更正,依你的声明为准。有关 著作权 倒希望原作者出示认可文凭,此致!
4 楼 文友: 2016-04-01 1 :47: 另:按常规作品如系二人以上署名,为首者为主创,后者为辅创,引用冠名只需一人,供参考。
5 楼 文友: 2016-08-14 10:14:4 小说生动的描写了当下官商勾结与腐败的官场下各类丑恶的嘴脸,文笔老辣,细节到位,人物鲜活生动,难得一见的好作品。冒昧请问作者应该是官场中人或的体制内人士吧。运动损伤肌肉拉伤
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两侧腔隙性脑梗塞
涂抹哪种中药活血化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