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云海列国纪

2019-07-25 21:01: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意&书#院 嘿嘿heihei168.com莽莽的丛林之中,两个人在艰难的穿行着。韩童儿背着萧芸,不时的抹一把脸上的汗珠。萧芸负在他的背上,脸色苍白,略显虚弱。自从那天在山洞化解了韩童儿的夺舍之危后,萧芸就一直病怏怏的。那天确实消耗了太多的精力,而且体内经脉受损,又不能运转灵力进行疗伤,在山林之中行进这么久,伤势越发的严重了起来。两人在这片山岭之中已经前行了半个月,南方丛林中特有的潮湿阴郁的环境,让两人十分不舒服。偶尔的林间会下起大雨,让地面更加泥泞难行。萧芸轻轻的喘了一口气,伸手帮着韩童儿抹去了脖子上的一片汗珠,柔声说道:“韩大哥,歇一会儿吧。”韩童儿砍开一片低矮的灌木,伸手到背后,把萧芸往上推了推,回应道:“不妨,再走半个时辰,应该就是之前看见的那片空地了。”“嗯。”萧芸轻轻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低下头,靠在了韩童儿的肩上,温柔的看着韩童儿努力挥刀披荆斩棘前行。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走到了之前在山顶遥望看见的那片群山之间的空地附近。韩童儿正要挥刀斩开面前大树垂下的一根藤萝,刀刚举起,却停在半空,似乎发现了什么,侧耳倾听。萧芸有些奇怪韩童儿的举动,轻声问道:“韩大哥,怎么了?”“嘘!”韩童儿做了个悄声的手势,然后继续侧耳听着,自从那日破解了妖人夺舍,韩童儿就发现自己的耳目比以前聪颖了许多,山间的一些细微的响动都能清晰的听见看见。此时,在两人前方,似乎有人声传来,韩童儿听的清清楚楚,那不是什么山间兽类游走时的响声,而是一群人在移动并且互相说话。韩童儿小心把萧芸放了下来,扶着萧芸走到树边坐好,然后说道:“前边有人,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如果是有村落就太好了。”说着从靴间抽出一把小石刀,塞给萧芸,说道:“拿着,要是遇到危险,就喊我。”萧芸点点头,叮嘱了韩童儿小心之后,靠着大树,闭目养神起来。韩童儿小心的推开挡在面前的藤萝树枝,蹑步前行,没几下就消失在了树丛之中。在离两人不远的那片空地之上,此时正有一队人在整理营地,准备过夜。这群人衣衫奇特,不论男女,都是上身短衫,下身长裤。男的都是短发,女的倒是长发披肩,也不挽起发髻,只是让一头秀发就这么散在肩头。忙碌之间,这群人搭起了一个个精致的小帐篷,那帐篷的用料也是分外奇特,并非是山民常用的兽皮或者麻布,而是一种很细密的布匹,颜色鲜亮。帐篷搭起之后,一些男人开始在营地周围插上奇异的金属长杆,银白色的长杆稀疏的围着整个营地,却没有什么异样。韩童儿躲在一株大树之上,静静的看着这片营地的人忙碌,仔细观察着这些从没见过的人。看样子这些人也是路过此地,不知道是不是这片山林之间的土著。心下踌躇,韩童儿思考着应不应该去打个招呼。营地中央,一高一矮两个男子站在一群人之中,叽哩哇啦的说着一些韩童儿听不懂的话语,看样子就是这支队伍的首领了。接着韩童儿就看见人群分散开来,一些女人从帐篷之中拿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器具,开始生火做饭,而另外一些男子,则是拿起一些长杆状的武器,慢慢的朝着周边散开警戒起来。韩童儿思考了一下,觉得应该去和这些人见个面。附近山岭之间,这里是一处合适的休息地点。萧芸的身体状态越来越不好,如果再找不到一个休息点,恐怕支撑不了多久。轻轻的跳下树,半个月来,韩童儿已经正式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身体轻健,从几丈高的大树之上跳来下的时候,居然落地无声,就如一片树叶轻轻落在地上一般。方才迈步走出了树林,那片营地的人已经发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一群人紧张的叫喊着,几个男人平端手上的银白长杆对准了韩童儿。那明显是的一高一矮两个男子快步从营地中央走了出来,站在了一群端着长杆的男人身后。惊异的打量着韩童儿,韩童儿双手张开,做出一个毫无威胁的动作,缓缓的往前走着。营地里人头攒动,包括那些正在做饭的妇女也都停下了手,纷纷站起来朝着这边看来。几个高大的男子上前一步,呵斥着韩童儿听不懂的话语,手上长杆挥舞,似乎韩童儿再往前走就要攻击了。韩童儿只能止步,然后微笑着说道:“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我只是一个在山林里迷路的猎人。”对面的人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分明是没有听懂韩童儿的话语,一个男子叽哩哇啦的说了一串话语,韩童儿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也听不懂对面的人说的话。对面那一高一矮两个人仔细的看了半天韩童儿,然后高个的男子开口说了几句话,韩童儿依然没有听懂,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们说的我听不懂,你们会说我知道的话语吗?”那个男子接着又连续换了几种语调,终于,韩童儿听到了很熟悉的巫冢人常说的语音,那男子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韩童儿欣喜的说道:“你能说我们那里的话?太好了。我是一个猎人,我朋友病了,需要休息。你们这里能让我们进来吗?”那个男子笑了起来,然后对着身边的人咕哝了几句,那些剑拔弩张的男人们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态,然后笑了起来,收起了手上的武器,然后散开了。“没有问题,小朋友。我们欢迎你们的到来。”那高大的男子笑着说道:“可是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你的朋友呢?”韩童儿点点头,说道:“她在林子里,等下我带她出来,谢谢。”说着转身就进林子里找萧芸去了。看着韩童儿的身影消失,那高大男子微笑着对身边的那个矮小的男子说道:“清秋,有意思,这个跟你一般大的小家伙有意思。”那被称为清秋的矮个男子歪着头,饶有兴趣的说道:“父亲,刚才你和他说的是云海西方的土话么?”高大男子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我行走云海多年,几乎走遍了整个大元。大元各地方言不计其数,但是也只有西方的说话腔调和方才那小家伙近似。”清秋拍了拍手,笑着说道:“果然如此,还是父亲你见多识广。看来多学一门方言,也是有好处的。”韩童儿在林中找到了萧芸,简单的说了几句情况,然后就俯身背着萧芸走出了林子。欣喜的走进了那奇怪的营地,营地里一片忙碌,男人女人都在各忙各的,除了那作为首领的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子,其他人都没搭理两人。那高个的男子惊叹的看着伏在韩童儿背上的萧芸,赞叹的说道:“好美丽的姑娘,可是好像病的不清,这位小朋友,快来这里,放下你的朋友,在我们营地好好休息吧。”说着伸手指引了一个方向,正是营地中一个小小的帐篷。韩童儿快步走过去,轻轻的把萧芸放在了帐篷里的一张床铺之上,伸手拉过床铺上的一床铺盖,盖在了萧芸身上。韩童儿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开心的说:“萧姑娘,你且在这里歇着,我出去问问看这里有没有大夫,你这身体,必须要好好调养些日子才行。”说完,转身就出了帐篷。一高一矮两个男子早已守在了帐篷之外,看见韩童儿走出来,笑呵呵的问道:“小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韩童儿先郑重的向两人行了一个巫冢人感谢别人的礼节,然后说道:“谢谢大叔,请问这里有大夫吗?我朋友病的不清,需要治疗。”“哦?大夫······哦,你说医生啊。这个倒是有,你稍等。”高大男子转过身对着那些正在生火做饭的女子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就有一个纤弱瘦小的女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了过来。高大男子对着韩童儿说:“这位孟医生,就是我们商队的行军军医了。让她看看你朋友到底怎么回事。”说着对着那姓孟的女子又说了几句,然后带着韩童儿和那女子走进了帐篷之内。萧芸此时体弱,方才在林中受了点风寒,这会儿有点头疼,躺在床上恹恹的。几个人走进了帐篷,萧芸抬头看了一眼,疑惑的看着韩童儿。韩童儿低下头,在萧芸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萧芸点点头。那孟姓女子走上前,伸手摸了摸萧芸的额头,翻了翻萧芸的眼皮,伸手搭在萧芸的手腕之上感受了一下,站起身来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韩童儿萧芸两人听的一头雾水,边上高大男子仔细听完女子的描述,沉吟了以下,然后又对着那孟姓女子说了几句,让她出去了。高大男子微笑着说道:“这位小姑娘,病症很是奇特,孟医生说她只看出来你受了风寒,体质虚脱,吃了药,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才能下地。”韩童儿点点头,心知萧芸的病症关键之处还是在于体内经脉受损,灵气瘀滞,所以导致体质虚弱。这些人明显看上去不像修士,自然看不出来根脚。那外出的孟姓女子又从帐篷外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透明的杯状器皿,里面盛着一些清水,另外一只手虚握着,似乎捏着什么东西。走到萧芸近前,放下杯子,轻轻的扶起了萧芸,然后伸开手掌,掌心里躺着几颗小小的白色片状物。凑到萧芸嘴边,把这几片白色药片送进了萧芸口里,然后伸手拿过水杯,让萧芸喝了几口水把药片咽下。韩童儿疑惑的看着眼前景象,这位大夫带来的药剂不是自己见过的那种。以前在巫冢的时候,巫老要么就是直接给病人服用一些植物煎熬的汁液,要么就是丹丸,却从没有这样的白色药片。高大汉子哈哈一笑,说道:“这是我们特有的药剂,效果是很好的,小朋友你放心。”韩童儿想了一下,虽然这些药剂自己没见过,但是却能感觉出来这里的人都没有恶意,这些陌生人也没必要害自己和萧芸。服下了药片,孟大夫把萧芸放躺在床上,然后掖了掖萧芸身上的被子。微笑了一下,站起来和高大汉子又说了两句,就出去了。高大汉子说:“好了,孟大夫说了,这位小姑娘需要静养,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她了。”说着几人走出了帐篷,高大汉子不知道从哪里拉出来几张座椅,放在帐篷旁边,然后招呼韩童儿坐下,问道:“小朋友贵姓?”“贵姓?”韩童儿头痛的很,整个营地只有这一个人可以交流,而他说的话自己有些词语听不懂。“哦,贵姓的意思就是你叫什么名字了。”高大汉子看出来韩童儿的窘迫,解释道。“嗯,我叫韩童儿。”韩童儿反应过来,回答说道。高大汉子指了指自己说:“我姓乐,有个名字叫乐小帅。”然后拍了拍身边的矮小男子,说:“这是我儿子,乐清秋。”边上矮小男子乐清秋微笑着对着韩童儿招了招手,算是见面礼了。三人就坐在帐篷之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韩童儿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是一个商队,是从南方很遥远的地方过来的,前往大元希望开通一条商路。而韩童儿也略微说了下自己的来历,大致就是自己是西方之人,和萧芸两个来这边探险,结果迷了路,在林子里呆的时间长了,萧芸就病倒了。韩童儿不敢说自己是巫冢之地的人,虽然这里的人给自己的感觉很安全,但是自己和萧芸毕竟是那些破阵营追杀的人。韩童儿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整个营地,这营地里的东西大多数都是韩童儿前所未见的。边上乐清秋也颇感兴趣的打量着韩童儿,乐清秋和父亲带着这支商队,在这片南方的丛林之中行走了快半年时间,一路荒无人烟,韩童儿和萧芸是他们此行见到的批人。很快,营地里饭食的香气弥漫开来,乐小帅抽了抽鼻子,笑嘻嘻的说:“哎哎,这时间就是过的快,这么快就要开饭了。韩小朋友,一起吃一顿饭吧?”韩童儿笑了,伸手从缠在腰间的鹿皮做的包裹里摸出一条鹿脯肉来,说道:“就不打扰了,我带的有干粮。”乐小帅有些欣赏的看了看韩童儿,没多说,起身去一边拿了一个金属盘子,去营地中央和大伙一起吃饭去了。边上乐清秋倒是对韩童儿手上的干粮很是好奇,看了半天,然后结结巴巴的说:“你这吃的是什么?我能尝尝么?”韩童儿惊诧于乐清秋居然也会说自己的家乡话,想了想,伸手递过去一片鹿肉,笑着说:“当然可以,我自己做的,没什么别的调味,就是有点咸。”乐清秋小心的接过鹿肉,放在手上仔细的看了又看,然后撕下一条肉丝,放在嘴里慢慢咀嚼起来。越嚼眼神越亮,几乎迫不及待的几口把手上的肉条吃了个干净,抹了抹嘴说:“好吃!”“那里那里,就是猎户家常做法,只是这头鹿的肉好。”韩童儿摇摇头,撕了一块肉,丢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道。“原来是鹿肉。”乐清秋眼珠一转,有些兴奋的点点头,然后伸过手来,说到:“我叫乐清秋,吃了你一块肉,我们就是朋友了,在商队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韩童儿尴尬的看着乐清秋伸过来的手,以为他还要吃,就又从腰间摸出一块鹿肉来,塞在了乐清秋的手中。乐清秋哈哈大笑,把鹿肉放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伸手抓住韩童儿的手,双手握在一起,然后上下摇动了几下,说道:“这是我们这里的礼节,叫握手,就是感情很好的意思。”韩童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巢湖专治牛皮癣哪家好
嘉峪关专治牛皮癣的医院
遂宁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浮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大连那家阴道炎医院阴道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