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焚天剑帝 第五百七十七章 商议对策

2020-01-17 21:51: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焚天剑帝 第五百七十七章 商议对策

离开狮王三人修养的房间,秦冲沿着走廊走了一小段路,来到一间重护病房门前。

“里面的人怎么样了?醒过来了没有?”秦冲问负责此处的医师。

“禀报城主大人,病人已经苏醒,只是身体十分虚弱,收了一些内伤,特别是眼睛部位,精神也略微受损,问题倒是不大。”

秦冲点点头说道:“现在方便进去吗?我想跟师姐说说话。”

“可以,但时间不要太长,病人现在最需要休息。”说完,医师主动退到了一边。

秦冲独自进去了,何心瑶如今不知去向,身旁这么多人其实只有沈南燕是跟他同根同源的,两人出自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宗门,自己落魄之时是因为有了师姐的救济才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两人的关系就如同同在屋檐下的一对姐弟一样,并没有外人所猜想的有异性相吸的那种吸引。

一进去,秦冲看到沈南燕面部以上都缠着特质的纱布,沈南燕斩杀武宗巅峰扭转战局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自然知晓剑典礼的秘密。

按照常理来说心眼很消耗精神力,对武者的各项要求也非常高,至少要在四重天才能尝试着去开启,所以沈南燕提前开心眼,对神经会有不小的损伤,慢慢的就会好了。

“师弟是你来了吧,狮王他们怎么样啦?”沈南燕安静地躺在床上,像在假寐。

“师姐,你怎么知道是我?刚去看过了,插科打诨,一个个生龙活虎,没啥大碍。”秦冲搬了把椅子坐过来,一把握住了师姐的小手。

“你怕打扰我休息,肯定交代了不让闲杂人等过来打扰,照顾我起居生活的就有四五个人,就会小题大做。你这小子又淘气啦,如今都是大男人了,带着一帮兄弟征战不容易,我的小师弟身边又添了红颜,上来就抓女人的手,你小子是不是都抓习惯啦?”

沈南燕难得地开玩笑,大姐头的做派一直给人很英气的印象像个男儿,很少见到小女人温婉俏皮的一面。

“看见就看见呗,师姐在宗门的时候就是有名的大美人,我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油嘴滑舌!”沈南燕嗔道,“我很好,养养就好了,这次师姐托大仓促地带人去攻打城主府,差点把事情办砸,师姐做的……”

秦冲握了握她的手心,打断道:“师姐帮了我的大忙,不许再说别的了,咱们一路走来艰难险阻刀山火海都走过来了,我不会停步,要带着大伙一直向前走的更远。重振宗门,给死去的师父师兄师弟们报仇,让这个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名字!”

几滴眼泪顺着纱布从眼角里流出来,一提到宗门沈南燕心里就隐隐作痛,她笑了说道:“好啊!不管我的弟弟去哪里,姐姐一直都在你左右。好啦,我累了,你出去吧,你是这群人的首领,有很多正事要处理,特别是我们北进需要的损耗补充,都交给左驹一个人干不像话,这次我们拿下业火城,多方出了力,赏罚要分明,我相信你心里都有数,去吧。”

从重护室出来,秦冲心里暖暖的,逐个去看望了剩下的其他人,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左驹就在这儿办公,文案工作居多,他提拔了一些人,钱财、资源的调配也很内行,他的爱妻耿文瑶充当副手,这对小夫妻出双入对羡煞旁人。

)b‘1Z/首发p

左驹献策,帮助秦冲一日之内灭掉薄仲秋,这回名声是跟着秦冲一起传出去了。

眼下最大的问题还是兵源,秦冲对此事专门找他商量,天灾虫提供的生物兵团不断损耗,眼下只剩下三分之一。

自曝兵团无疑是损耗最大的。

“中部流动的武者最大的地方其实在龙门镇。”左驹一针见血地指出,“各大城内的兵源也不少,但面临几个现实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跟着谁,第二个就是能得到什么好处,第三个就是去做什么事有什么影响、结果。眼下秦兄是北进天盟,必然会和霸占东部的麻雀有一战,所以招募工作进展的不是太顺利,滥竽充数,只是为了补充而补充,反而得不偿失。”

左驹随后又道:“薄仲秋的积累还是很丰富的,如今都归我们了,这是优势,钱和资源都不是问题,而且我们眼下的运气也非常好,麻雀现在八成腾不出手来拦截我们,东部据称已经魔兽横行,恐怕是迄今为止百年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兽潮反扑。”

秦冲暗松一口气。

“眼下整个中部除了奥城以外,其他都尽入囊中,我们北进离开业火城之后,需要提防黑龙王从背后下手。所以离开之前,这个隐患必须要清除掉。”

左驹最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黑龙王能够一直隐忍到现在,他手上积蓄多少力量,藏有多少底牌谁也摸不透,这绝对是个棘手且危险的对手。

当年业火城黑龙王势大,薄仲秋获得麻雀的强援才把其赶走,那时候金家的老爷子还在世,对于麻雀插手中部争斗的事儿大发雷霆,狠狠地责罚了这位家仆,这件事也是造成麻雀违逆的导火线之一。

“左兄的意思是让我去奥城一趟,和黑龙王谈个结盟联营?”

“结盟估计不太可能。”左驹分析道,“中部就这么大,就只剩下两家了,和平相处是不可能的,最好的例子就是西部的庞靖和西门朽木。眼下,我们占据四地,基本上是呈包围之势,若是结盟也是我们日渐膨胀,此消彼长,这么发展下去灭掉黑龙王不费吹灰之力,他现在的让我们忌惮,是因为我们刚吞掉业火城,正处在空虚弱期,换做是你,恐怖你也不愿意结盟,哪怕给予的好处极大,谁都知道好处这东西都是暂时的。”

“谈不和,那就战!”秦冲心一横,薄仲秋一灭,原本中立的黑龙王就自动变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但他也知道,这时候再战,第一,黑龙王不好对付,要继续损耗下去,兵力如果无法及时补充,即便地盘大也是白搭。第二就是来自麻雀一方的威胁,一旦他平息东部的祸乱,腾出手来对付他,这两头的压力能把人给挤压死。

左驹沉默了片刻,说出了一个让秦冲震惊的决断,“我的建议――把隆城让给黑龙王。”

“什么?!”秦冲惊得站了起来。

深圳种植牙多少一颗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银屑病正规
贵州公立癫痫病医院
泉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中山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