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曼姬

2019-07-27 20:5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果然,他异常温柔的向着他们说着残忍的话:“现在,你们要练习扎马步,等我刻完剑后才可以结束!”他也不理会两人脸上精彩的表情,如此说完,扎了一个马步给他们示范。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赵曼心中哀叹,却又无可奈何,只好乖乖地和虎头扎起马步,看着公孙荀找了木头回来,在他们面前慢悠悠地雕刻起来。赵曼觉得他是故意刻得慢悠悠的,却又没有理由反驳,只好头昏脑涨地扎着马步,身子一晃一晃的,欲坠未坠。公孙荀在他们大概支持不住的时候,终于加快了动作,两把精致的木剑就很快就出现在他的手中。赵曼见此,终于支持不住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不想起来。虎头倒是好点,至少能够撑住摇晃的身体,在从公孙荀那里拿了木剑后才坐下,不停地拿着袖子擦汗。公孙荀拿着木剑递给坐在地上的赵曼,看着他一脸虚弱,不忍心的劝道:“知道辛苦吧,现在你若是不想学也行,大哥不会笑话你的。”赵曼接过他递过来的木剑,高兴地不住用手抚摸着剑身,同时抬头对着公孙荀坚定地说道:“不,大哥,我要学武功。”公孙荀见他如此坚定,心中赞赏,脸上却是异常严肃地说:“既然如此,那你就要继续坚持,学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可半途而废!”赵曼听话地点点头,既然下定决心,必然就要做到!这是她一贯的信条,学舞多年她都坚持下来了,更何况这个能够让她保命的武术。公孙荀见此,不再多言,不再打扰他休息。半个时辰后,公孙荀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人,神情庄穆:“现在我教授你们公孙氏剑法,你们需发誓,不得用此剑法逞强斗狠,不得恃强凌弱,不得助纣为虐,不得擅传他人,若是做不到以上四点,就不可学我公孙剑法。”赵曼和虎头见他如此庄重,心中一凛,纷纷虔诚地对天盟誓,绝不违反公孙荀所言。公孙荀满意地点点头,拿起剑,在空地上摆好架势,给赵曼两人示范:“看好了,这是公孙剑法招——飞龙在天!”他一边说着,一边缓慢地给挥动着剑,方便他们两人看清楚。在他演示完后,赵曼和虎头也学着他的动作比划起来。赵曼多年学舞,习惯记忆舞蹈动作,很容易就能记住公孙荀的剑招,又兼之她的身体的柔韧度很好,所以没有什么困难地完成招式。公孙荀有些惊讶赵曼的天赋,他以为赵曼的力气小,根本就无法学剑法,想不到他的领悟了竟是如此惊人,把剑舞得一丝不差,只是他的剑法看起来美感有余,气魄不足,若是没能突破,他的剑法终都无法学成,如此一来倒是有些可惜。虎头则不然,他虽是不像赵曼那样有慧根,行动却是铿锵有力,小小年纪已经略有气势,加以磨练,必成大器。公孙荀对两人总得来说还算满意,看来他可以乘此机会把公孙剑法传承下去,不至于让它在他的这一辈断了传承。他生性洒脱,不喜拘束,此生只愿周游列国,领略大好江山,故而没有收徒想法,以至于公孙剑法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传人,如今机缘巧合之下教授他们剑法,难得的是两人都天赋不错,若是两人得到发展,如此他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公孙荀即使在想着事情,也不忘注意练剑的两人不时地帮他们纠正错误姿势。整个下午,赵曼都在练习着同一招式,终把它烂熟于心,只要默念一声“飞龙在天”,她都能够条件反射地丝毫不差地挥舞出剑招。公孙荀见他们学得差不多了,才满意地让他们停止练习,嘱咐道:“今日的练习就到此为止,明日朝食过后在学习下一招式。”这时赵曼才觉得握剑的手酸痛得厉害,整个人也饥肠辘辘,她才想起自己还没用过朝食,刚刚练剑太过投入,一下子倒是忘了。现在回过神来,发现她全身都没力气再站住,软软地就要倒下。公孙荀见状立马跑过来扶住他,担心地问道:“贤弟,你怎么了。”赵曼一脸虚弱,语气不自觉带上了撒娇:“大哥,我饿!”公孙荀闻言脸色一黑,责怪地看向赵曼,语气肯定地说道:“你是不是没用朝食?”赵曼心虚地别过头,不敢看他。公孙荀看到赵曼这个样子越发确定心中的猜测,眼神不善地瞪了她一眼,把她扶到一边坐下,就到屋子里替他那吃的去了。虎头看道赵曼的丢人模样,幸灾乐祸地看向她,还用食指刮刮脸,嘲笑道:“羞羞羞,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吃饭。”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赵曼气愤地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声:“小屁孩!”虎头可不管赵曼的话,反正他就是一个小屁孩,这话对他没有什么杀伤力,只当她恼羞成怒,继续嘲讽地看向她。赵曼不想理他,眯上眼睛休息,等到公孙荀拿了食物下来才睁开眼吃起来。哺食时,赵曼才见到夷娃,她果然是去帮族长干活了,她一看见赵曼,就立马凑过来,欣喜的看着他:“宣哥哥,你昨天休息得还好吧。昨天晚上宣哥哥击的鼓乐真好听,连阿蒙也这样认为呢!”赵曼摸摸她的头,笑道:“是吗,夷娃要是喜欢的话,宣哥哥可以教你。”夷娃听到赵曼的话,立马双眼发亮地看着她,一脸的期待,简直和虎头向公孙荀求学武功的表情如出一辙。赵曼感到有趣,心中恶劣因子又活跃起来,忍不住想逗逗她。于是,赵曼抬手捶着肩,故作疲惫道:“哎呀,今天和大哥学武,累得浑身酸痛,双手无力,日后恐怕每天都这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有力气教你。”夷娃是个诚实的孩子,不懂赵曼心中的弯弯道道,看到赵曼如此说法,顿时有些失望,她不想给宣哥哥添加负担,只好掩住心中的失落,贴心道:“既然如此,那夷娃就不要宣哥哥教了,宣哥哥已经够累了,夷娃不能再影响宣哥哥休息。”虽是如此说着,她的语气还是不免带上了一丝低落。真是完败啊!看着夷娃遗憾的小脸,赵曼心中哀叹,掩脸叹息。她凑过来给她捶捶肩不就成了么,没看见她那么明显的暗示么!她想骗个勤劳的美女给她捶捶肩怎么就这么难,怎么这孩子这么不上道啊!偏偏又露出一副我为你考虑的纯洁表情,让她简直没法再下手啊。要知道她吃这一套了,纯洁的孩子真是伤不起啊!其实夷娃你是隐形的腹黑是不是!终,赵曼还是语带挫败地对夷娃说:“夷娃不必担心,宣哥哥没事,教你击鼓的那点力气还是有的。”“真的?”夷娃欣喜地反问一声。原本低落的心情又高兴起来,立马抱着赵曼的手臂摇啊摇,欢快道:“宣哥哥你真好。”她看见赵曼正捶着肩膀,立马贴心地替他捶起来,她经常替他阿爸捶肩膀,熟练的很。赵曼被她轻重得当的手法捶得舒服地眯起眼来,她刚刚挫败的心情顿时被治愈了。看来是她有的方法不对,夷娃性格率真朴实,做不了那些谄媚的事,反而若是有人对她好,她也会同样尽心的报答,这就是的证明。赵曼在哺食过后就去教授夷娃击鼓,她的天分很好,对音乐的敏锐性不下于赵曼,只听一遍就记住了旋律,缺乏的只是对力道的把握而已,这只要多加练习就可以了。赵曼对她的天赋很是赞赏,叹息她生错了时代,若是在现代,她的才华必定会大绽异彩,如今却只能把满身的才华埋没于一个小寨子里。夷娃可不知道赵曼心中所想,在那不停地敲击着鼓面练习着赵曼交给她旋律,整个人陷入了浑然忘我之境,赵曼看到这种情形,明白她再呆在这也没有什么用处,便自行离去。日子就是如此逝去,赵曼与虎头每天都和公孙荀学剑法,接受寨子里其他寨民的邀请做客,抽空还和夷娃上山看她先前说的那些漂亮的话,日子过得十分充实,不知不觉中就在这个寨子里呆了一个月之久。是日,赵曼拿着木剑,手舞剑招,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的凝滞,完美地像是一曲恢弘的舞蹈。招毕收剑,划过一枝树枝,受木剑威势的影响,那枝并不怎么健壮的树枝应势而断。公孙荀看到赵曼的剑法很满意:“很好,贤弟已经学完九式公孙剑法,我们是时候离开了。”赵曼收回木剑,听到公孙荀的话,有些不舍地低喃:“终于还是要走了吗?”她喜欢这个寨子,寨民淳朴好客,生活安静平和,但她知道自己终须离去,所以珍惜着每一份相处的时光,没想到离别竟然来得如此之早。公孙荀看出她的不舍,劝慰道:“贤弟不必不舍,日后有时间再来拜访就是。”,赵曼知道他是好心安慰她,如此一别,却是不知道何时再能相聚,她只是贪恋这一时的安逸而已,自从来到古代,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处,只能不停地向前寻找,期望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宿!两个时辰后,赵曼和公孙荀收拾好行李,站在寨门口,看着一大群送别的人,心生感动。夷娃和虎头自从知道他们要离开就满心不舍,哭得两眼泪汪汪,鼻子一抽一抽。虎头拉着公孙荀的手,抽咽道:“大哥哥,虎头一定会好好练剑,将来把公孙剑法发扬光大!”公孙荀难得伤感地拍拍他的头,低头安慰着他。夷娃则是递给赵曼一个银色的手镯:“宣哥哥,夷娃把自己的手镯送给你,这样不管你以后去了哪里,只要一看到手镯就会想起夷娃了。呜呜……”说道,她已经是泣不成声。赵曼被她说得也有些伤感,立刻红了眼睛,拿起她的手镯就戴在手上,抱住她安慰道:“夷娃不要伤心,宣哥哥一定会记得你的,夷娃也要快快乐乐的哦,知道你幸福宣哥哥就会很开心的。”夷娃听到他的话,止住了哭泣,向赵曼扯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保证道:“嗯,夷娃一定要快快乐乐的,宣哥哥也要幸福啊。”族长看到眼前的伤感一幕,也是心生不舍,但是时候已经差不多了,唤回虎头和夷娃,向赵曼与公孙荀抱拳道:“公孙小兄弟,赵小兄弟,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日后有缘你两再来寨子做客,我们永远都欢迎你们。”公孙荀也抱拳一揖:“多谢族长多日的招待,日后有缘再聚了。”赵曼行礼道歉,就转身和公孙荀离去了。走了一会,赵曼回头,远远地还能看到寨子的口还站在那里目送他们离去,随着她的走远,他们的身影就渐渐模糊不清,终再也无法看见了。赵曼毅然转头,快步跟上了公孙荀的步伐,向前方走去。<center></center>

鞍山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葫芦岛性病的专科医院
萍乡的白癜风医院
宣城看白癜风得花多少钱
大连不孕不育专家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