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天和道场 3、特殊军训法

2020-01-17 00:03: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和道场 3、特殊军训法

军队教官和总政校老师,对学员的训练目标,开始就有了分歧,大家执行的,都是各自领导下达的命令,具体该怎么执行,就看教官如何应对了。这同样是对教官的考察,能不能合作愉快,也是看教官怎么说了。

张易和两人都不熟,上午在训练场上,教官显得很强势,在列队之初,没有把两个老师请出来,先来了几个回合的队列口号,再命令老师出列,显然不是真忘记了。

因此赵祥国随即就去了教室,把操场让给教官,一看也不是好相与的人,刚开始商量,就各自拿出自己接受的任务,明显是要争夺这次军训的主导权。

这个班是特殊班级,才会总政校召集,送到军营里培训,因为学员级别不够,才放在区政校里,这是三个单位协作了,从本质上讲,应该是总政校的训练大纲为准。

如果遇到霸道的教官,捧着上司命令,来个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话,肯定会形成僵局,张易就会发出自己声音,拿出第三种的折中思路,媾和双方的目标,直接抢回主导权,相信这两人要想把训练完成,只能按照自己的来。

对于怎么训练这帮人,张易见到书籍时,就有了猜测,见到学员后,对于怎么训练他们,是有自己想法的。

这一切,都要看方明这个教官怎么表态,因此没有说话,只是默不吱声,如有所思的样子。

不得不说,方明还是机警的,见到赵祥国交了底,立刻恍然大悟样子,嘴里说:“明白了,真要新兵训练的活,全部项目拿出来,不仅时间压缩到一半了,还有半天是上课时间,这训练起来,就要命了,我还怕两位老师,嫌我们粗暴呢。既然总政校有任务,我们只是协助,那么我们就根据你们指示训练了。”

这是一下子就交出主导权,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连转折都这么圆润自如,可以看出他是个精明的人。

赵祥国显然对方明的懂事很高兴,又接着解释:“这个军训,真的不是为了体能,那些新兵训练的科目,一点都不重要,他们不是兵,是去当官的,关键要让学员长记性才行。”

张易这才表态:“那我们就从这个方面着手,赵教员有什么想法吗?先指导一下,我们也有个数。”

既然意见统一,张易当然不会再多说,立刻表态支持,请他说出想法。其实他说什么想法都无所谓,因为最重要的课程,就是那本总政校的课本,怎么会让自己来上,张易不清楚,但是个中含义,已经说明了,这帮学员,就是要培训领导智慧的。

这是郡级往上提拔才用的课本,给这帮学员学习,是家长害怕孩子下去玩不转,吃大亏啊。

果然,赵祥国下面就笑眯眯地说:“我的想法,是我们三个要每天研究各种阴损坏招式,让四个班长去实施,先把他们那些小团体拆成鸡零狗碎的,不需要他们讲团结友爱,让他们自己去竞争,每天进行各种评比,落后就体罚。”

这和张易猜测的一样,赵教员是真得到授意的,也讲到点子上了。这些学员已经镀完金,熬到级别了,下去是要做事攒资历的,做事当然要排除万难,现在的军训,就是给他们预演一下,让他们懂竞争,会竞争,不要到了下面,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无目的横冲直撞地,最终被淘汰掉。

既然赵教员说得很清楚,张易也就完整表态了,说道:“我接到要求,就是配合赵教员,做好学员的教学工作,上周我也没有上课,对他们不了解,不过今天早上,看出这个班不一般,估计上周他们已经推举了班长委员了,就临时先加了个副班长,准备把那些组织结构都取消了。”

赵祥国笑着道:“我上午就听到了,很好啊,和张老师配合真是好,还没有交底,就能那么默契,那些组织,取消了好,军营里,有个副班长就够了,这样每天评比一下,哪个班垫底,就把副班长换了。”

张易接着说:“还可以进一步加点料,,每天撤掉副班长后,方教官可以把垫底的班级解散,其他班从里面挑一个,再踢出自己班一个人,踢人选人的权力交给副班长,只要多踢几次人,他们中的哥们义气,也就不会再信了,这些东西,到了下面,真的不需要。”

赵祥国也觉得好:“嗯,哈哈,这招比较狠,还可以再加点,谁犯错误,接受处罚后,就让他指认别人,指认不出来,就继续处罚,方教官不要手软啊。”

张易点点头说:“这很重要,处罚力度可以小点,但是频次一定要高点,长记性嘛,就要训练出条件反射一样,才行。”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在那里探讨阴损坏的招数,方明在边上听着,一边往本子上记录,到最后,整个人都木了,感觉自己以前,对新兵实在是高大尚,都这么训练士兵的话,上了战场,自己要被士兵打黑枪了。

不过想到学员不同,培训要求不同,也就有数了,就笑着说:“怪不得士官全要活络点的城市兵,淳朴点的军人,还真完不成任务。行,这下就有底了,你们定计划,我们来执行。”

方明说完,嘴角裂开,心里一阵乐呵,显然他对这种军训很有兴趣。

军队能够派他来负责军训,也不可能是随便选的,总要是合适人选才行。

赵祥国指着张易,对方明说:“这些阴损坏招式,是要你们实施的,学员怎么破解,是加在张老师和我讲课的内容里,当然都是高大尚的,他们能不能活学活用,就看他们能不能领会了。如果他们也敢用阴损坏,来对付班长,只要发现,所有人一起体罚。”

这挖了坑,还得自己来填上,这是萝卜大棒都要自己准备了。张易立刻说:“还有这要求啊,那么我的讲义还要再改改,不然就太泛泛了,总得有点针对性。”说完咧嘴一笑,带着点腼腆,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赵祥国用手点点张易说:“一点就透,这个班为什么放在你们政校,是因为总政校某领导点了你的将,说你能胜任这个辅导员的重任,让我带着任务来,是配合你的额,这培训任务,也是以你为主的,说你一定能教好这个班的。”

张易一愣,这是哪位领导看中自己了,肯定又是南溪政校上报的吧。先是李区长来找自己当秘书,现在又把教育大少的任务交给自己,还真看得起自己呢。立刻对赵教员说:“我们一起通力合作,总要让他们以后能进步才行。”

方明转头看看赵祥国和张易,心里一阵发麻,一个看着威猛正气,开口却是阴损坏,还有个儒雅帅气,听到阴损坏立刻心领神会,几句话就把这次训练要用的阴招,说了个七七八八,而且这年轻的,还是总政校领导指定来任教的,是一个半月,就要把这些大少掰直了啊,这得多大的能耐啊。

不过跟着这些人一起合作,是不是更加有搞头。想到这里,方明也是呵呵一笑,伸出手来,张易紧跟着把手盖上,赵祥国最后用双手按在上面,三人一起说:“合作愉快。”

说完一起哈哈大笑。

三人简单闲聊一下,就找到默契,这是都领会上级领导意图了。

太原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银屑病哪家医院
夯实基础 促进学术交流 落实抗衰老医学应用示范工作
白癜风医院清远哪家好
肇庆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