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九十七章 惊喜

2019-10-12 23:1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九十七章 惊喜

苜苒也微微地兴奋,但她没有像闷老三那样兴奋过头,深知挑战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以前她给阿里甚至给弭娅出谋划策是一回事,自己亲自指挥一艘飞船又是另外一回事。

楚云升没有让老队长等她们是对的,星空危机四伏,等就是找死,甚至不论快速战舰还是她们,如果未能如期到达汇合点,主舰队也不会等。

她没有说话,而是率领闷老三两个仅剩下的战友,肃穆地向楚云升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虽然只有三个人,虽然站在尸山血海上,肃穆的军礼仍然具有强大感染力,让不远处的荒星人也刚到一种强大的力量从他们的军礼中散发出来。

接着,苜苒指着那些荒星人道:“我能教他们知识吗?”

楚云升点点头:“你是船长,这些事你自己决定。”

说完,他便打开飞船的系统,清理里面的权限,重新恢复损坏的部分。

闷老三悄悄凑上来,他心痒难耐,乌怒人的体系他从意意斯那里偷学过一点点,戥的体系他也学习过,三大族之中,唯独卓尔人在这方面的体系没人知道,他无从了解。

而偏偏,他还听说卓尔人在这方面是厉害,只是卓尔人眼睛都仿佛长在脑袋顶上,看不起人,不要说教他们了,就是让他们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楚云升现在所用的就是卓尔人的体系,他如何能放过,冒着可能被楚云升当场斩杀的巨大风险,闷老三躲在后面刺激地偷学着。

这可不是他胆小或者夸大,要是换做卓尔人,真能干出这事,管你是谁,偷学就是找死。

可惜,虽然楚云升并没有阻止他,却也没有放慢速度。仍然迅速地修改着,他能看到多少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不过将来权限是在苜苒手中,他想要再仔细看还有机会。楚云升并没有封锁体系的核心模块。

“我在这里的时间不能停留太久。”楚云升向他们道:“系统修复后,我会留下一些符文,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

荒星人在收拾尸体,遍地的尸体无法分清楚谁是谁了,但这是星空。尸体也不能浪费,即便是自己人的尸体,也是一种资源。

伤痛之后,便是新的希望。

苜苒三人来自曾对它们祖先友好的冷星战队,又似乎是它们的某种同类,起码生命特征看不出有太大的不同,有手有脚有脑袋,无非是肤色与发色因为环境的不同,有所不同。

幸存下来的抵抗者们成了飞船的中层,当然作为全船的荒星人男性。在未来,它们还有可能成为为数不多的“种人”,担负起繁衍种族的重任。

苜苒的目光却望向那些从“梦”中醒来而惊慌失措的孩子,虽然都是小女孩,但却是这艘飞船未来的真正希望。

战争,无分男女,只要有知识,她们一样可以在将来纵横战场。

当楚云升离去,更换了主人的飞船,再次踏上新的星程。

……

楚云升先是去了快速战舰一趟。将苜苒的情况向弭娅通知了一声,以免得她再不断地回复信号,造成自身的暴露。

阿里大概是听到这个消息后为激动地人了,近战队的队员们都找不到他。他一直都拼了老命般地在戥的系统中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只要一停下来,他仿佛就能看到死去的战友默默地看着他,让他疚心不已。

楚云升没有再见他,是弭娅把消息转述给他的。

“想不到,苜苒也成船长了。”

阿里心中又有些感慨。这些年,他深知快速战舰中的权力波诡云谲,弄个不好就是老人们的下场:“或许,也是件好事,跳出这里也好。”

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自己都想去苜苒的飞船了,自由自在地做一个战队队长,他对苜苒做自己的船长没什么太大的抵触,两人配合太久了,早已十分的默契,但下一刻他就自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他是不可能离老队长而去的。

“我也要努力了!”

阿里信誓旦旦,弭娅却摇了摇头,不知道他这一次能坚持多长的时间?

于是她利用戥给她的权限,强制地将阿里假眼里乌七八糟的东西清理了一遍。

苜苒成为船长的消息,在快速战舰里掀起了一阵旋风,无数年轻人羡慕嫉妒着,没想到三个冷星人死里逃生之后,竟然得到了人生中的艘飞船!

“这是人家用生命在战争中换来的。”

岐沉向也很羡慕的陈参谋道:“放心吧,将来我们也会有自己的飞船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岐沉并不怎么看好,他从一些渠道了解到,主舰队的三大族建造的新舰都是一舰模式的理念,未来很可能不会在造新的飞船,就是三十七舰,卓尔人与乌怒人都嫌多。

只是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机会总给有准备的人。

陈参谋也是开玩笑地说道:“一定会的,现在两艘飞船都是冷星人做了船长,下一个,怎么说也不可能再是他们了。”

岐沉淡淡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他并不羡慕谁,一切都要等到与主舰队汇合后再说,以快速战舰的实力,无论是面对蜂拥而至的诸多星空种族,还是面对静谧如万古的千万年暗域,都是太弱小了,必须依靠主舰队。

就是主舰队,大概也是如履薄冰。

他想的没有错,新舰一经出发,戥便异常的低调,这时候,保留三十七舰的好处便显露出来。

三十七舰的来源很复杂,各个势力都有,雷对此审了又审,查了又查,但也正是如此,给了戥各种选择的机会。

他可以今天装作左旋一方的战舰,明天又摇身一变,成为新神国的一员,后天再改头换面,成为松散势力。

三十七舰的身份可以被他拿来随心所欲地运用,因为都是真实的身份,所以也不怕被戳穿,如此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利用,而非要将它们赶走呢?

戥选择留下的这些星舰中的星空种族,大都多是到了一个技术的关口上,对三大族有强烈的需求,再加上海国大殿主越来越强大的凝聚力,以及它们暂时还无法企及只能遥想的宏科技诱惑,戥很有信心,就是对方是其他势力的忠诚者,也会被逼无奈地保卫现有的巨大利益。

何况,星空中,有真正的忠诚者吗?

“没有!”雷向浮尊者道:“但是,我们仍要给它们压力,让它们清醒地意识到,一旦有了其他想法,就会被我们无情地消灭掉。”

浮尊者面无表情地听着,心中不大赞同,因为这话很刺激它,但自己既然参与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让它们进去吧。”雷似乎不在意浮尊者到底怎么想,望着那些期待的过审者,冷笑道:“小气的卓尔人会给它们一个“惊喜”的。”

低权限的息体,进入之后,简直惨不忍睹。

楚云升一回到新舰,就听到戥与五序争论:“我们现在需要凝聚力,不是抱怨!”

五序冷冷道:“它们不但不会抱怨,能留在这里已经是它们的幸运了。”

戥道:“我已经听到拔异在骂人了。”

五序冷哼一声道:“除了它,你看谁还敢?”

这是一句实话,除了拔异骂了几声

,后面进去的,似乎都不敢说什么。

戥只好道:“表面不敢,心中未必知道。”

五序不屑道:“你错了,只要它们进入息体,从那一刻起,它们在想什么,要干什么,我们都一清二楚,一个念头都会迅速传递到我们的数据库中,那个叫雷的乌怒人现在搞的审查就是多此一举。”

戥无奈道:“我要的不是被你们监控与控制的三十七舰,那样我要它们还不如造点机器。”

五序也不想将戥真的得罪了,乌怒人一直都在等着这个机会,好将戥拉拢到它们的阵营里,便解释道:“它们留下来的目的很清楚,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就会不满,相反,只要我们能够给与它们想要的东西,就是再苛刻的条件,它们也会毫不犹豫,星空之中,种族之间,没有感情,唯有利益。

不过,那个叫拔异的退化人骂骂也好,让它们心理爽爽,但其实都一样。”

楚云升进来后,五序便又正色向戥道:“我们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它们设置下条件规程,对大家一视同仁,只要为新舰立下战功,立下功劳,我们就会给它们升级,不但可以到更高的领域,也可以获得更多的知识权,这些都没问题,只要明白一点,优厚的待遇是要靠它们自己证明来的,而不是你或者我直接给它们的。

因此,我相信,它们在现在的情况下,一旦再有了竞争,有了升入上层的机会,还有严格的规程,将爆发出来的潜力,会远远地超出你预期的希望。”

戥只好走了,他寄托在新舰本身,不需要息体,楚云升望着不远处的静寂无声的卓尔人队列,向五序道:“走吧,我们也要进去了。”

一个个高等级的息体,悬浮掠空而来,鸦雀无声的卓尔人按照序列,秩序地依次进入。

楚云升一个进去,至此,除了戥之外,新舰之内,再无一个“活人”。

当舰内漆黑与寂静下来,另外一个世界则缓缓打开与渐渐热闹起来。

***

第二更(未完待续。)

成都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来宾治疗白斑的医院
台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成都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来宾治疗白癫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