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怒剑龙吟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凰魄再临

2019-11-08 03:07: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凰魄再临

那黑衣女孩点了点头,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樱唇轻:“是我。你真是的,一没看住就总是会把自己弄成累累伤痕的样子,和以前一样喜欢拼命,却每次都不是为了自己,真傻。”

“那当然,要是为了自己,我何须拼命,跑就是了。但是当身后有着不得不守护的人与物存在之时,就算知道不敌,也必须力以赴。”风韧淡淡一笑,说得很是平常。

抬手擦去了风韧脸上的血渍,兰瑾哼道:“这样,才是我所认识你的。”

而在夜空中,那位成为兰瑾师傅的老妪也是一字不漏地听清了二人的对话,却面表情。要不是刚才兰瑾拉着她哭死苦活地要她出手相助,她才懒得愿意得罪一个实力高深莫测的神秘强敌。时间

“阁下又是哪位?”那位之前势如破竹的强者也是眉头微皱,显然也是发现突然出现的老者实力并不逊色自己多少。

老妪没有直接回答,扭头瞥了一眼承载着万葬光击阵的那座方尖塔,沉声说道:“这样的东西,本不应该存在于这块灵气稀薄的南大陆。而你的野心,该粉碎。还有,问别人的身份前,是不是该先通报下自己的来历呢?”

那人面色一沉,冷声回道:“冥狱,辛巳座。”

“原来如此,竟然是冥狱的六十位护法之一,排位倒也挺靠前的,是十七吧?听好了,老身是凰魄古族的七位鸾凤阁阁主之一,雀虹央。今夜,你擅自在南大陆破坏当年九大古族定下的规矩使用天阶灵宝,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将你抹杀。”老妪一哼,掌中所托着的烈焰疯狂暴涨,其中弥漫的炙热令夜空都变得模糊起来。

“哼,我还以为又是什么聊之人来多管闲事,没想到倒还真遇上硬点子了。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九大古族,归根到底与我们冥狱不过是同一类人,沽名钓誉自诩为大陆的守护者,又正人君子到哪里去?至少,我们不会否认自己所做的事情。”辛巳座一吼,十指上暗影跃动,遮天盖地的数利芒疯狂飞掠划出,气势极为凌厉。

“真是找死。多章节请到。”

雀虹央轻轻一念,抬手在身前一划,勾出的火光融合了之前她掌中的那团烈焰,凝聚成一只泛起五彩流光的火凤,仰头一啸便稿向了那些穷尽的利芒。

霎时间,灼热的烈焰席卷过整个夜空,几乎将狼枭城彻底映亮,翻滚的雄浑之力情地吞噬着辛巳座的所有招数,根本不给一点反击的余地。

下方,风韧对于雀虹央与辛巳座的激战完不在意,而是瞥了一眼旁边的另外两处战团,有些神色焦急地问向兰瑾道:“我现在伤得太重,动不了。你能不能,帮我把那些同伴给解围了?”

兰瑾含笑着望了一眼,哼道:“可都是不弱的对手,你似乎对现在的我很有信心啊?”

风韧应道:“那当然。我没猜错的话,你体内的凰魄血脉应该觉醒很多吧?才两年不到的时间里,你的修为竟然和我持平了,也是界级七重,真是难以想象。凭借凰魄一脉的特殊力量,干扰下域级的战斗,问题不大吧?”

“确实问题不大,不过……帮诸葛长老自然没话说,但是另一边。你不觉得该和我解释下,这一群女子是什么来头吗?”兰瑾有辛着脸俯视着风韧,似乎有些愠色。

风韧顿时有些傻眼,兰瑾的那股酸意一上来的斤斤计较,他可领教过很多次了,连忙解释道:“手下而已,别人编排给我的,没有别的意思。”

谁知,兰瑾却又捂嘴一笑:“和你开玩笑呢,瞧你紧张成什么样子了。其实,我早和晓璇——算了,那邪没什么好提的。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段时间里的成果好。”

踏出之前,她又在心中暗暗说了一句:“为了跟上你的步伐,我可是很努力的!”

背后浅绿色光芒大盛,一对如同羽毛实质状的凝形翅膀展开在兰瑾的背后,偏下的位置上还延伸出了两对相对尺寸小上很多的尾翼,振翅之刻同时回眸一笑:“看好了,这是我为你而舞。”

刹那之间,她浑身的黑衣在泛起的光晕中变幻成了一条华丽的水绿色绸缎长裙,百褶的下摆轻轻晃动,腰间延伸出的丝带随风飘舞,两条雪白的手臂在袖的衣衫下露在外面,柔韧的肌肤吹可破,肩头上还各自扎着一朵半透明的酒红色蝴蝶结,那弥漫的韵味高雅而又华丽。

“物化玉玦在你手上,这些时间里可是叫晓璇好一番怨念。既然都穿上了演出的服饰,那么就让我有些期待地去欣赏下你接下来的舞姿吧。”风韧并没因为兰瑾的这身装扮而感到多少惊艳,语气很是平淡。

“有的时候,你这种风轻云淡的口吻,倒是令我觉得听起来心中有些不爽。”兰瑾轻声一笑,背后六翼就势一振,淡绿色的流光成絮状飘舞流动,迅疾飞掠的身影所经过的夜空中都残留下一道氤氲残影,点点荧光交织。

“在凰魄古族的这一年来,你成长得也不少啊,恐怕所受的艰苦,根本不逊于我。多章节请到。哼,这帮傻丫头,倒是一个比一个努力,何必这样呢?难不成——嗯?这……不是吧?”风韧自言自语到一半,突然神色一变,在他被洞穿的肩头创痕处,竟然从血肉经脉中流转出几抹淡色金光敷在伤口上,那熟悉的柔和温暖之力,真是有些久违了。

而兰瑾并没有留意到身后的风韧其实目光已经转向了别处,以为他的注意力部集中在了自己身上,暗喜的同时心中如同小鹿乱撞般跳个不停,一股极其想要表现一番的念头强烈涌出,双手摊开一张,两柄乌黑色流光滑入掌心中,赫然是她惯用的那两柄短刃。

不过与初的样式相比,似乎又有所改变,同样是波动也是稀薄,但是森冷之意很是浓郁。

目标锁定在与诸葛天策交手的那名空间系强者身上,兰瑾微微一笑,两柄短刃刀柄末端一磕对接成一支双刃长刀,顺着稿而下的势头力一甩,化为一圈乌黑色的圆虹呼啸斩落,锋芒的边缘处惊起了一层很是奇异的淡淡波动。

“嗯?”

那名空间系强者也是察觉到了有人出手搅入战局,不过却根本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在空间属性的面前,即使是同级对手也很难占到优势,何况还是一个实力远不及自身之人。对于兰瑾的攻击,他仅仅只是在一掌震碎诸葛天策又一记空间突刺的同时而后腾出手隔空一指点去,半空中直接撕裂出一道狭长的缝隙如嘴一样咬向那弧乌黑色圆虹。多章节请到。

眨眼间,空间缝隙猛然合拢,兰瑾的攻势凭空消失。可是她完没有丝毫懊悔之色,而是再继续逼近那名对手的同时双手翻弄变幻出不同印结,十指间涟漪不断。

随着一抹狡黠的微笑从她嘴角边挽起之刻,在那名国会强者身侧,又是一道空间缝隙被强行撕裂,一弧速度得几乎法来得及作出辨认的乌黑色圆虹再现,继续朝着他身躯以凌厉之势斩落。

“什么!”

那人一惊,堪堪避过诸葛天策的一掌重劈,晃身一动,一层经过压缩的空间屏障顿时浮现在身侧,在凝聚出的瞬间就被黑色圆虹斩中。

乒!

裂痕蔓延,那弧圆虹上的斩击劲力似乎根本不惧怕空间之力的阻挡,硬生生在破解着抗衡正常武学能够不吹灰之力的这一道屏障。

就在那人为此感到诧异的时候,经验老道的诸葛天策趁机出手,拳上搅动的劲力与其剩余的招数相互同化,一样的空间波动同时抵消,而后紧随而至的一指之上一个细小的折叠空间球体迅速翻转,电射向他的胸膛。

对方别选择,急忙撤回防御的劲力转移到身前,一圈淡色涟漪所汇聚而成的屏障凝聚在胸膛上,被那颗小球正面击中。

又是数道撕裂空间的劲风从爆裂中席卷,二者的交锋再次平分秋色

。只是,兰瑾的刀刃圆斩失去了束缚,在同一时间直接从那国会强者的背后削过。

嗤!

鲜血飞溅,一抹很不起眼的淡绿色流光在刀刃斩中血肉之刻融入到了创痕之中,而那名国会强者根本没有留意到这点,恼羞成怒的他也不顾诸葛天策接下来可能的出手,猛然转身一爪击出,三道半透明的锁链凭空掠出,朝着兰瑾飞舞的身影而去,已成合围之势。

“哼,想抓住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哦。”

兰瑾轻蔑一笑,双掌一抬,几点莹绿色光斑从她纤细娇白的指尖飘出,在身侧突然爆裂出数圈奇异的波动,幻化为一个个转动的符文法阵,竟然动也不动地等着锁链窜来。

叮!叮!叮!

法阵碎裂,三道锁链刺穿过层层莹绿流光将兰瑾团团围住,就势一收。

然而就这一瞬间,兰瑾的速度得有些不可思议,在锁链即将捆在她娇躯前的刹那之间力拔空而起直接脱离。本身,那些锁链在国会强者的掌控下后的速度也是提升不少,可是却在关键时刻突然停滞了,表面附着着一层淡淡的绿色,似乎很是粘稠。

“雕虫小技,给我追!”那人是恼火,抬手一指。

“这可由不得你了!”

诸葛天策沉声一喝,双掌一戳爆发出一道威势匹的强横气息,一弧月牙状的空间涟漪在他身前迅速翻滚放大,如利刃般掠过划向对方。

七品空间系武学,次元割裂!

在这样的紧急关头,国会强者也是不得不舍弃下兰瑾,再次转身有些仓促也有些狼狈地迎击向诸葛天策的力一击。

可就在他运劲在紧要之时,阵阵从体内涌出的剧痛令其不由浑身一颤,双掌中的劲力失去掌控逐渐凭空消散,而一股为剧烈的疼痛从背后创痕处猛然爆发。

嘭!嘭!嘭!

三道暗青色布满尖刺的蔓藤撕裂血肉从他背后窜出,紧紧缠在身躯之上,竟然是直接从他被割裂的伤口中滋生孕育而成!

赣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贵阳专科癫痫医院
寿阳县人民医院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