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乡村聊斋之老槐

2019-04-08 13:23: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里是一个离城市偏远的小山村,群山环抱,去近的镇上卖个山货要赶上一天的路,没有大路可走,只有几代人走出来的穿山羊肠小道。村里有一个小学,拆了寺庙改建的。小学隔壁有个矮矮的砖瓦房,里面进去只有一间屋子,算是村委会的办公室。村委会的墙边有一棵高大的槐树,六个人手拉手才能合抱得住,树冠直冲天空,不知道长了多少年,只知道明朝时就已经有这棵树了。这里算是山村的中心,茶余饭后,人们喜欢来这里聚在一起聊天。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里出现了一个老人,经常傍晚时坐在槐树下,别人跟他交谈,问他从哪里来,叫什么,他回答说,他打小就是本地人,现在年纪大了,就叫他老槐吧。别人又问,那怎么以前没见过你,他呵呵笑不语。时间一长,大家也就没那么好奇了,见个面互相聊聊。让人惊讶的是老槐很熟悉历史和民俗,从明朝到现在发生的变故他都能一一道个始末,连村里小学的老师都喜欢来找他聊天。

山里人生活都比较清苦,各家忙各家的,所以没有人太在意老槐。就在老槐被村里人接纳的时候,有个叫小峰的小孩子只有十来岁,他父亲有个亲戚在城里开个药店,他就时不时地去山上采撷山药,拿到亲戚店里卖。小峰对老槐非常好奇,他平时住哪里,吃什么,有什么亲朋好友,似乎都没答案。于是,他几次偷偷在老槐背后跟着,发现他总傍晚出现,其他时间都不见,而且每次跟踪他,总是跟着跟着他就消失在他常出现的那棵大槐树背后。小峰开始脑海中有个想法:难道他是槐树的精魄?

有一天,天上还挂着太阳,就下起雨来,村里有人半开玩笑地问老槐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槐有些担心地看着天说:云母接到降雨的圣旨后没有认真准备,导致施雨时云朵不够,会因此受罚。她是本地的云母,受罚后一定会贬谪到这里的山上。而且云母一般都是地面的妖精机缘成仙,修为尚浅,我担心她被贬后无人管束,会生出凡心,肆意妄为。周围人听过笑了起来,说老槐真逗。

几天以后,环绕山村的大山突然变得云雾缭绕,进山采药或打猎经常会在大雾中迷路。朴实的村民没有把这一切跟老槐讲的话联系起来,以为只是近水汽多,过段时间就会消退,大家继续像以前一样平静的生活。只有老槐,经常坐在树下,皱着眉头,静静地看着那些白茫茫的云雾。

没过多久,小峰的爸爸打算进山,看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药可以采来卖。直到天黑,小峰爸爸还没有回家,妈妈很着急,叫了几个亲戚在上下山的路上到处寻找,一直都没有找到。小峰的妈妈很吃惊,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他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怎么会不回家呢?心里不免惴惴不安。小峰不像妈妈一样那么担心,因为他想起来那个老槐,他打算要找他问下。在妈妈跟邻居亲戚们商量怎么办的时候,小峰趁妈妈不注意溜了出来,一口气跑到老槐树那里。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没有看到老槐在那里,正疑惑间。突然有个人背后拍了他脑袋一下,他急忙转身,看到了老槐乐呵呵地看着他。

你从哪里出来的?我刚怎么没看到你呀?小峰问。先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吧,小尾巴。老槐还是满脸笑容。原来老槐早就知道小峰跟踪过他,只是一直没说。小峰脸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老槐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小孩子脸皮薄,就不再逗他,说:你回去告诉你妈妈,我刚才看见山上有一团蓝色的光,到那里找找试试。我在山上那里跟你们会面。小峰听了,高兴地说:谢谢槐伯伯。然后一溜烟儿的功夫就跑回家去。

到了家,小槐把话传递给妈妈,妈妈一愣,他怎么知道我丈夫会在那里?那些亲戚邻居中有人走出来眺望,然后喊其他人:你们快看呀,还真有蓝色的光!大家都纷纷走出来,看到山上虽然黑乎乎的一片,但是一个地方居然透出蓝色的光芒,虽然不是很亮,但是在漆黑的夜里却十分显眼。有个亲戚看着光亮处喃喃道:我记得大雾也是从那个方向开始起的。这山村的人都是世世代代居住在此,对这里非常熟悉,所以也没有多想什么,乡里乡亲的,能帮忙就帮忙,几个年轻力壮的人一商量,各个拿上手电筒往蓝色光的方向走去。小峰也想去找爸爸,就没有和妈妈商量,偷偷跟在众人后面。

山里住的人家对大山清楚,大家现在开始觉得这雾来的奇怪了。晚上一般是不会有雾的化妆品生产厂家
,而且还是这么大的雾,手电筒的光线根本照不到两步远远。大雾中,大家都手拉手,怕走散迷失方向,小峰也紧紧跟着,生怕走丢了。奇怪的是,那团蓝色的光居然无论站多远,都能很清楚地看得到。大伙都紧张着,低声互换小峰爸爸的名字。等走到那团蓝光附近,大家才看清楚,原来蓝光来源于地面点点燃烧的小火花,可奇怪的是,小火花不是红黄色的,而是蓝色,笼罩在白色的雾气下,闪烁不定,显得有几分诡异。

鬼火!不知道谁叫了一句,大家听了都不进心头一震,有的人马上放开手,想撒腿就跑,还没迈开步子,就听到有人呵斥:什么鬼火?这是守门花。正准备跑的人马上回过头来,顺声音看去,一个人独自站在前面,蓝光映在它脸上,忽明忽暗。这不是老槐吗?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有个人站出来问;老槐,你怎么知道?老槐呵呵一笑,说:别问这么多了,救人要紧。你们谁带的有打火机?有个人从兜里掏出了打火机给他。老槐拿过打火机,把地上摇曳的蓝色花朵点燃。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点燃的那朵花蓝色火焰一瞬间蔓延到其他花朵上,像点之间连线一样连成一条直线,如同喷泉猛然间从地下裂缝喷射出来一样,淡蓝色的火焰从地面蹿出老高,在众人前面形成以一面无法穿越的墙。一刹那,雾在墙周围退散得干干净净。

大家都愣在那里,不说话。老槐也不解释,说:往这边来,这里进去。众人跟随他走来,果然看到蓝色的墙壁中间有一个拱形的入口,非常高大,像是大门,但是没有门可推开,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老槐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众人又互相看了两边的人一眼,推搡着前面的人跟了进去。小峰有些害怕,拉住了面大人的手,那人吓了一跳,我后面怎么会有人?回头一看,是小峰,顿时很生气:你怎么跟过来了?小孩子出来多危险。前面有人听到了就问,谁呀。那人答小峰。大家都不由分说,说了一顿小峰,但是没办法,都已经跟过来了,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回去,只好要他也跟着进来。

里面真是是别有洞天!一进去,有个人情不自禁地讲出了声。老槐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里面好似一个宽阔的庭院。靠门处栽了一丛竹子,几片仙云缠绕,叶尖还垂着晶莹的露水。前面的路直到小拱桥,搭建在一潭碧水之上,原来是个小湖,湖面上波光粼粼,粉色莲花散发出醉人的清香,水光随水草在湖底摇动,几尾锦鲤在水草间躲躲藏藏。小桥直通湖心亭榭,亭子四角翘起,如飞鹤展翅,亭内墙壁和顶上都绘有彩画,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

老槐在一幅画前驻足凝视,有人好奇凑上去看,只见一只鼻尖一点黑的白狐狸站在树枝上,看另一只毛发红的像晚霞的狐狸对月吐出一粒闪闪发光的红珠。老槐移步看第二幅,红狐狸像是受伤躺在地上,红珠落在一旁,白狐狸在不远处看着。再看第三副,白狐狸飞升成仙,彩光四射。老槐看完这三幅图后陷入沉思。旁边的人不明所以,轻轻点点他肩膀,他才回过神来,说:我们往前走。

往前走是个大花园,里面很多花草从来都没有见过,只觉得千紫万红,争芳吐艳,令人流连忘返。这时候小峰心里打着小九九,我妈妈也喜欢种花,这些花如果摘几朵回去给她,不知道她该有多高兴。于是伸出手要折下一朵。没想到手刚刚碰到花,花突然往后退,居然还发出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小峰吓得赶紧把手缩回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阵恶风吹来,所有人都急忙用手遮住眼睛。等风过后,所有人睁眼后却发现到处都是白色的,自己彷佛被单独隔离在浓厚的大雾中,伸手像是插入了白雾中,看不到手,吓得赶紧缩手回来。想叫喊,但还没有叫出声,早有一团雾气塞在口中,什么都喊不出来。与其说是雾,还不如说是白色的牢笼,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想走又不敢轻举妄动,人人心里非常恐慌。

老槐也被困在雾中,正思索着怎么破解这大雾,突然从雾中走出一个美人,头戴银色凤冠,身披白色长袍,腰垂雪白蓬毛长带,异常华丽。她厉声喝道:大胆树妖,我乃乌璧娘娘,为天上助雨云母下凡,暂时蛰居在此。你竟然敢带凡人闯我仙宅!老槐急忙施礼道歉,然后解释道:乌璧娘娘,事出有因,因为山里一户人家的男人不见了,他一家三口全赖他赚钱养家,他不见了,那一家的生计就没着落了,所以我们才斗胆来这里找人。如果乌璧娘娘府里确实有这个人,请务必放他随我们离开,因为仙凡有别,若此事别上天发觉,也会给娘娘招来麻烦。那美人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莞尔一笑,说:我今天确实碰到了一个莽汉冲撞了我府邸,本来想惩罚一下他,后来见他懂些花草知识,就叫他留下来管理我园子。既然他家里还有亲人等他回去,那就要他跟你们走吧,但是你们以后绝不可再来这里。老槐唯唯诺诺。

片刻功夫,乌璧娘娘就将小峰爸爸领到。小峰爸爸有些惊讶看到了老槐,老槐简单叙过,然后叫他一同拜谢乌璧娘娘。然后老槐突然发问:不知娘娘可否认识赤霞娘娘?乌璧一愣,眼睛闪烁不定片刻,马上干脆回答:不认识。小峰爸爸急忙扯了下老槐胳膊。老槐不动声色,继续说:刚路过娘娘花园,看到湖心亭有三幅画,我虽然得道化成人形不久,但是也见过赤霞娘娘,画中那红狐分明就是赤霞娘娘。乌璧眼睛转了一下,回答:的确是。我比赤霞晚修炼四百年,她一千年来潜心修道,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还劝导其他同类从善,指点他们修道,我一直都很敬仰她。不曾想在她即将成仙之时居然误食毒草,功亏一篑,真是令人惋惜。我今日能够得道也是多亏了她的内丹,可惜我功力尚浅,所以上天便派我做了云母。我之所以刚说不认识,是心里替她默默悲伤,所以不愿提及。你既然看到了画,我也不瞒你,这画就是为了纪念她而放在那里的。老槐点点头:是啊,我也是在赤霞娘娘的启发下才开始修行的,没想到赤霞娘娘居然会遭此横祸,实在令人痛心。乌璧娘娘听了还流下了眼泪,用手绢擦拭两眼,然后说:你们该走了。然后挥了下衣袖。

老槐跟小峰爸爸像是做梦一样,不知怎么眨眼间就到了山下。正四处看,突然看到不远处其他人也站在那里,东张西望,迷惑不解。他们看到老槐两个,兴奋地奔过来。老槐小声说:刚你听到了我跟乌璧娘娘的对话,但是这非凡间的事一点都不能泄露,否则必遭天谴。小峰爸爸说:明白。被抓走之后我就明白了,放心,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别人问我你怎么救我的,我就说你是道士,会法术,把我从瘴气里救出来了。老槐忍不住噗嗤一笑,这小峰爸爸头脑灵活,难怪乌璧会改变主意不杀他。老槐又想起了刚在园子里的一幕,问小峰爸爸:你刚刚为什么扯我衣袖?小峰爸爸说:那娘们儿不是好惹的,我刚看她眼睛闪闪烁烁,其中必有隐情,怕问出麻烦来,我们走不了,所以不要你问。老槐听了点点头。众人过来后果然你一言我一语地问怎么回事,小峰爸爸就按刚说好的,胡编乱造了一堆,众人又惊讶又佩服地望着老槐。老槐严肃地说:以后你们不能随便上山到那里附近了,这次是我侥幸救了他,再有下次我就无能为力了。众人想起刚刚被困在白雾中动弹不得的感觉,还在后怕,都一致同意不再去那里,然后各自回家去了。

回去以后,老槐在树下闭着眼睛静静坐着,脑子里却一直想着在山上的情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小峰爸爸说得对铅门厂家
,其中必有隐情,是什么呢?正想着,突然背后冷不禁有人拍了肩头一下,老槐吓得差点跳起来,回头一看,是小峰爸爸。小峰爸爸看到自己吓到了老槐,有点不好意思地讪笑着。老槐有些生气地问:什么事?你才刚回来,就到处乱跑?家里人不担心吗?小峰爸爸说:没办法,我这怀里有个东西更让人担心,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就来找你。老槐不解,问道:什么东西?小峰爸爸从怀里抖落出一本书拿给老槐,老槐一看,封面上两个隶书大字-木志,看样子很古老了,而且上面隐隐约约有黑色的妖气散发出来。小峰爸爸当然看不到这些气,看着老槐,坐下来说:我被那妖怪抓去后,她阴阳怪气地说要我当仆人伺候她,不听话就吃了我。后来看到我对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很感兴趣,就叫我去打扫花园。我看到花园里有个小路通向一个小房子,就进去看到里面是个书房,书架上的书全都是空白的,上面一个字都没有。老槐不以为然:那是天书,你肉眼凡胎,当然什么都看不到。小峰爸爸继续说:但是有一本我看了,就是这本,但是不在书架上,被藏起来了。小峰爸爸看引起来了老槐地兴趣,得意地说:这个在书架后面有个暗格,我当时从书架上拿起来一本书的时候,偶然看到书后面的白墙上有块白色的圆突起,要不是我眼尖,真的看不出来。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摁了一下,结果摁过的地方移开一小块方形的暗格,里面就放着这本书。我看到名字就猜想是关于草木的书,而且里面的文字能够看懂,正打算浏览一下,突然听到脚步声,就把书藏着衣服里,架子上地书匆匆忙忙归位,然后那娘们儿就进来带我去见了你。老槐忍不住想到,这本书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要藏起来呢?小峰爸爸却担心:这书我带出来太匆忙,又不敢还回去,所以来找你,问下你该怎么办。老槐说:没事,我找个机会还给她。小峰爸爸很高兴,急忙说:那就拜托你了,谢谢啊。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生怕老槐把书又塞回给他。

老槐看着小峰爸爸离去的身影,嘴里念叨;乌璧,乌璧难道是乌鼻?不就是那只黑鼻子的狐狸吗?赤霞娘娘死的第二天,山中曾经受过她恩惠的精怪全都去悼念。桐树精那时私底下就对自己说过,他在赤霞娘娘死的当天见过她,看到她在追一只白色的什么动物,当时她们两个从它眼前跑的飞快,看不清楚,只记得对面迎面先跑过来的面上鼻尖有黑色印记,后面就是赤霞。可惜桐树精未能像自己一样幸存下来,被人砍了建房子去了,要不然可以找他再问问。老槐翻着这本书,想一个妖精修道成仙之前有几本书也正常,但是她为什么要把它藏起来呢?会有什么秘密?突然眼前一亮,这页画面上画着一株草钢质防火门
,跟赤霞仙子误食的一样,旁边有几行小字写道:该草非仙草,乃是毒物长期在此排毒,故此颜色不同,若每日用妖气练就,三月可发光彩,状似仙草,可以假乱真。老槐合上书,毒物在草上排毒,不会成仙草样子,一定要有妖气来练,而这个妖怪无端放弃三个月的修道来练该草一定不是为了看。赤霞娘娘的死有内幕,恐怕是有人骗她服了误以为是仙草的毒草。这个人会是谁呢?若乌璧有夺丹之心,她就有动机害死赤霞。如果是乌璧,那天她为什么会被赤霞追呢?难道只是个幌子,引赤霞到毒草那里吗?以上种种,都只是猜测,需要找到证据。老槐合上书,叹口气,把书藏好,往山中走去。

老槐来到曾经悼念赤霞娘娘的地方,这里也是她的葬身之地。赤霞当时就是在这里服了的毒草,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还会不会找到线索。老槐到处翻找了一下,没有什么发现什么,不禁沮丧起来,过了这么久,就算有线索估计也随着时间风化了。老槐坐了下来,拿了个石子狠狠地朝远处丢去。石子落到草丛中,惊起一只兔子,它跳到长着草丛的大石头前,然后钻入草丛不见了。老槐看着那个草丛,草丛很高,也很密,但是不够多,兔子怎么会在这里消失?于是他来到石头这里,拨开草丛,看到一个洞口,虽然不大,但足以藏身。老槐跪在地上,想找一下兔子在哪里,突然闻到一股膻味,是狐狸的膻味,虽然很淡。老槐根据气味往洞里扒拉了几下,翻出一个布口袋,小小的,拿出来在阳光下一看,是个红色的香囊,上面绣着两个字-赤霞。大凡妖精在未得道之前,身上都有一股浊气,为了掩盖这个气味,很多妖精喜欢佩戴香囊,而且随身不离。香囊里面放的东西一般都是精怪自己特制的,比如树精喜欢放些自己的汁液进去,花妖就偏好洒些自己的花粉在里面,动物妖精就喜欢放自己香腺附近的毛在香囊里,因为香腺体味重,而且经久不散。也就是说,这属于私人物品,赤霞怎么可能把香囊留在这里,而且掩埋起来呢?再细看香囊,上面居然沾着几根白毛。赤霞是个全身通红的火狐狸,不可能会有白色的毛。难道真是她?这样一想就通了,她叼来赤霞香囊来此躲避,赤霞找不到,却正好发现了那个伪装成仙草的毒草。千年修行只为成仙,虽然马上就要成功了,但是越是接近,就越是难熬。所以赤霞看到仙草后就兴奋异常,以为吞服之后会立马成仙,梦想终于实现,于是毫不犹豫地吃了仙草。结果葬送了自己的命,千年之功毁于一旦。

老槐收了香囊下山,刚走到村口,就看到村子里乱成一锅粥,大家七嘴八舌地围着他讲话,说什么要收妖精,要施法保护村子,要救人。老槐怒了,大声说:都停下来,我听不清你们说的是什么。大家刚停,突然小峰跑过来,哭着说:我爸又被抓到山上了。老槐大吃一惊,这才一天,怎么云母又反悔了?急忙问小峰:你看清楚了吗?小峰擦擦眼泪说:是的,一阵云把他卷到山上,我看见了,就是昨天我们去的地方。老槐安慰他说:你别哭,我现在就去山上看看怎么回事。你们都在这里等着,哪里都不要去。然后独自匆匆往山上去。

老槐到了云母的宅院,看到云母正坐在园子中间等着他,小峰爸爸被四肢反绑吊在树上。云母一见老槐来到,冷笑一声:你还真有胆子来呀?老槐恭恭敬敬上前施礼道:乌璧娘娘为什么这样说呢?然后手指着小峰爸爸说:他又犯了什么错被这样折磨呢?乌璧哼哼笑了两声说:你还真会装啊?他都已经招了,偷了我东西,又交给了你。你还佯装不知。老槐笑到:原来就是那本书呀,我还给娘娘就是了,何必大动肝火呢?再说他也只是想借来看看,只是不凑巧,刚拿到书,就被娘娘给带给我送走了,所以他还来不及还。乌璧还是一副冷笑:真是伶牙俐齿呀!书呢?老槐说:被我收起来了,正打算等娘娘心情好了就完璧归赵,免得娘娘责怪。乌璧盯着老槐:你有看过那本书吗?老槐说:看过封面和前两页,娘娘的书一定是好书,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直接收起来了。乌璧眼睛一点也没离开老槐眼睛,问:真的只看了前两页?老槐郑重其事地说:是的。我对这种书不感兴趣。如果娘娘可以把你的天书借给我看,我肯定欣喜若狂,会认真翻阅。乌璧垂下眼睛,用手拨弄着另一只手上的手镯,又问道:书你放哪里了?老槐说:在我的本体根部。乌璧说:那你回去取来吧,等你取回来,我就把他跟你一起放走。老槐说好,然后转身准备离去。

话说老槐正准备离开,低头突然发现地面生雾,心里暗叫一声不好,随即觉得背后有风,马上卧倒,往后看,正看到一只巨大的利爪朝自己抓来。好险!幸亏倒下及时,要不然现在身体早就被它抓穿了。乌璧看抓了个空,又伸出另一爪扑来,老槐修行太低,不是她的对手,只好躲避。不等老槐喘口气,乌璧尾巴伸长向老槐打来,老槐又翻身躲过。就在他翻身的时候,香囊居然从自己怀里落下。乌璧突然住了手,捂住胸口,连站都站不稳,左右摇摆。老槐正惊讶间,突然发现乌璧胸口隐隐有一团红光闪烁。是内丹发出的光,这内丹是赤霞潜心百年从体内修炼出来的,难道说,这乌璧虽然吞食了赤霞的内丹,但是仍然没有消化?如今内丹感应到赤霞身体上的气味,想要冲出乌璧身体,寻找原体?老槐从地上捡起香囊,朝乌璧举着,那红光更加亮了,而且慢慢朝乌璧喉间移去。乌璧只觉得五脏六腑全都在燃烧,难受得用双手一直抓喉咙,口中发出啊啊的声音,就是说不出来话。那红光越来越亮,一股焦味从乌璧嘴里散出,她长大嘴巴,从里面冒出一缕缕白烟。老槐看着她四肢不断挣扎,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一只手抓着喉咙,另一只手伸向自己,像是在求救。但老槐仍是冷冷地看着她,看她由内而外一点点燃烧。没过多久,乌璧已经被燃成灰烬了,老槐从她的骨灰中找到了内丹,把它放进了香囊内。然后看着地上地灰烬说:这内丹是赤霞体内千年修炼之物,颇有灵气,想是如此才不愿意被你消化,又厌恶你恶念才在你体内燃烧。这真是害人终害己。然后放下小峰爸爸一道下山去了。

几天时间,山中云雾慢慢散去,偶尔有几片白云飘过,上映湛蓝地天空,下荫翠绿地山丘,真的是一片美景。老槐坐在树下,咽一口茶,悠然地看着远方,看着脚下燃烧的火盆,把一本书丢进去,浅浅一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