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我的老板娘

2019-07-27 15:26: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客户端正文开始-->“额……我不是故意的……”唐仁挠了挠脑袋尴尬地说道。“笨蛋……反正衣服也乱了,我去洗澡了!”说着,轻轻推开唐仁,走进浴室。没过多久,浴室便传来的哗啦啦的流水声,唐仁打开了电视,不断调动着频道,但是确实心猿意马,忍不住地偷偷往浴室瞄去。这家宾馆想的也真是周到,小小的房间内,硬是装了一个卫生间,装就装了吧,卫生间四壁居然是透明的,水蒸气渐渐爬满浴室的玻璃,将黄乐乐那丰腴而性感的身姿渐渐隐藏起来,唐仁咽了咽口水,不敢再多看一下。过了一会儿,浴室的水声渐渐没了,黄乐乐轻轻推开了浴室门,红着脸,腼腆地走了出来,一跳浴巾紧紧地包裹着她那丰满的身姿,虽说丰满,却是该瘦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多余的脂肪,一点水珠从发梢低落,嫣然一副出水芙蓉的娇态。“我也去洗澡!”完全不敢再多看黄乐乐一眼,唐仁连忙拿起换洗的衣服往浴室跑去。此时浴室的水蒸气渐渐退去,拖过玻璃往房间看去,只见黄乐乐轻轻解开身上的浴巾,从包里拿出一套淡黄色的蕾丝内衣,似乎黄乐乐很喜欢蕾丝材质的内衣,虽然背对着唐仁,但是看着黄乐乐一点一点地穿戴完整,唐仁的脸顿时间如同那鲜红的旗帜,好像轻轻一戳就会飙出一行老血。将衣服穿戴好,黄乐乐回过头去,恰巧看到唐仁正一脸痴呆地看着自己,她嫣然一笑,连忙钻进了被窝,不敢露出脑袋。眼前的美景不见了,唐仁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花洒,任由热水冲刷着自己,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都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就在刚刚,差一点就要断送了守护多年的童子身,想到这里,唐仁暗下决心,天亮就要走人,否则耽误了时辰,老家伙定然不会放过自己。想到这里,唐仁感觉自己的脊椎骨一丝凉气涌上,匆匆洗好澡,穿戴整齐,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唐仁,你去哪儿?”被窝里传来黄乐乐的声音。“我……我不去哪儿,就在这儿!”唐仁弱弱地回道。“那你怎么还不上床?”“啊?上床?”唐仁“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对啊,上来睡觉啊!不要乱动了,不然明天早上起不来看日出……”黄乐乐把头从被窝里露出来,笑道。“哦,好!”唐仁走到床边,一时手足无措起来。“上来啊!”“哦!”“把衣服脱了!睡觉穿那么多衣服干嘛?你洗澡了没啊?”黄乐乐看着手忙脚乱的唐仁笑道。“洗了……”“洗了你穿那么多衣服干嘛?快脱了!”说着,黄乐乐拉了拉唐仁的衣袖。唐仁无奈,脱掉了衬衣和牛仔裤,钻进了被窝,却是不敢靠近,守着床边,身体僵直。“唐仁,你好可爱……”黄乐乐笑道。“睡觉吧!”唐仁顺手关上灯,瞪着自己两个大眼珠子看着天花板。“抱着我好吗?别睡那么远……”黄乐乐从被窝那头伸出手,挽住唐仁的胳膊。“好!”唐仁轻轻地往里挪了挪,不经意间触手碰到一阵柔软。“你又摸我……”黄乐乐眨着眼睛,一脸委屈。“你怎么只穿了内衣啊!”感觉到触手的是一片真空,唐仁一阵蛋疼,心想这丫头睡觉怎么三点式啊!心中叫苦连连。“我这么睡觉习惯了啊,穿着太多衣服睡不着……”黄乐乐酣然一笑,接着往唐仁的怀里钻了过去。感受着怀里的一片温暖,唐仁又一次冲动了起来,一只手抚摸着黄乐乐的背,一手正悄悄往她那件黄色蕾丝内衣上覆盖上去。而就在唐仁快要触摸到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黄乐乐轻轻的鼾声,不是很大,却是那么入耳。也在这个时候,唐仁打消了继续下去的念头,轻轻抱住黄乐乐的身体,自己也慢慢进入了梦乡。清晨,黄山的迎客松迎来了属于这片山脉的缕曙光,黄乐乐和唐仁又一次坐在了飞来石边,当夕阳的光芒印照在唐仁的脸上时,黄乐乐趁唐仁不注意,轻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唐仁一阵错愕,顿时愣住了,摸着自己的脸颊,看着一旁笑得前俯后仰的黄乐乐,突然一把抱住黄乐乐,在她的嘴唇恨恨地吻了下去。一阵缠绵,黄乐乐已经躺在了唐仁的怀里。“呵呵,唐仁,我觉得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黄乐乐幸福地说着。“是吗?我觉得你才是礼物,是我收到过的礼物!”唐仁轻轻地摸了摸黄乐乐的鼻子笑道。突然黄乐乐又笑了起来。“你笑什么?”唐仁问道。“我想到了一个笑话……就笑咯!”黄乐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什么笑话?说出来给我也乐乐!”唐仁兴奋地眯着眼睛,爱溺地看着她说道。“哎呀,一个老笑话了,话说从前有一对男女,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睡在一张床上,然后那个女的就在床中间画了一条线,让那个男的不许越过那条线,否则他就是禽兽!到了第二天早上,那个男的真的没有越过那条线,那个女的冲上去就是一巴掌,你猜那个女的说什么了?”黄乐乐忍着笑,想唐仁问道。“不会是那个男的晚上把她硬上了然后偷偷爬回去了吧?”唐仁一本正经地回道。“咦!老公,你好黄啊!才不是呢,那个男的一晚上都没动过,所以那女的才气啊!她冲上去就是一巴掌,骂道‘想不到你连禽兽都不如!’”说完黄乐乐意味深长地看了唐仁一眼,捂着嘴,笑得直打颤。过了许久,唐仁这才反应过来,“好呀你!变着法的骂我禽兽不如!好,今天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禽兽!”说着唐仁伸出手爪在黄乐乐的咯吱窝里挠了起来。“哎呀好唐仁,不要闹了,好痒!”黄乐乐连忙招架。“你刚刚叫我什么?”唐仁不停手,挠得更凶了。“唐仁啊!”黄乐乐一脸无辜地说道。“刚刚可不是这么叫的!”唐仁不依不挠,继续挠着她的痒。<--客户端正文结束-->

固原哪家研究院治癫痫好
茂名治疗妇科的专科
芜湖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肇庆治癫痫研究院
伊春治疗阴道口瘙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