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鸟巢大巨蛋是否试验场当代中国的自信和包容

2019-05-14 14:50: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鸟巢大巨蛋是否试验场?当代中国的自信和包容

《读书》杂志第7期有篇文章介绍清华建筑人和国家大剧院的渊源。对于法国建筑师安德鲁设计的巨蛋形状的国家大剧院,清华学人中反对者居多。国家大剧院国际设计竞赛评选委员会主席吴良镛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今年初,他在一篇论述中国建筑发展道路的文章中称,中国建筑市场已逐渐变成了一个西方建筑师怪异念头的试验场。 吴先生呼吁“回归建筑的基本原理。”但是,仍有一批年轻的中国建筑师们赞赏这个方案,认为它外观简洁,内部精细,吻合时代精神。

之所以把国家大剧院拿出来说,其实是想引出鸟巢。鸟巢也是由外国建筑师和中方一起设计的。奥运会不仅吸引着世界上伟大的运动员创造的成绩,而且吸引着世界上伟大的建筑师创造的作品。

参与鸟巢设计的是瑞士赫尔佐格和德默隆公司。据说赫尔佐格是个地域性特征并不强的建筑师,善于吸收各种文化。他概括自己的建筑理念是:随性,自然,不追从任何一个潮流,不遵循任何一种风格。虽然我们总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全球化进程中,地球正在变成一个大村落,民族性地域化的边界都已模糊,也许更多的个性只来自于个体而非民族和地域。在老北京这样一个集中国传统建筑精华的古老都城里做新建筑,本国建筑师们也许更拘泥于如何与天安门故宫这些中国标志融为一体,反倒束缚了思路。外国建筑师们却没有包袱,能更大胆地突破和创新。

从本土文化角度来看,不管是大剧院那个“蛋”还是奥体主会场这个“巢”,都是异类是另类。它们能从容不迫地出现在这个历史悠久的都城,正反映出了当代中国的自信和包容。刚刚竖起来的埃菲尔铁塔在人们眼中是个钢铁怪物;贝聿明的玻璃金字塔和端庄的凡尔赛宫也格格不入;蓬皮杜中心裸露的钢管更是让人看不惯,但是,今天,它们都成了经典,成了巴黎的标志。

接纳新鲜事物,并不表示忘记根本。鸟巢选址时,为避开明代的娘娘庙,北迁了100米开工。

老北京,新奥运,同一屋檐下的和平共处,实在是一件让人欢欣鼓舞的事情。

海纳百川的姿态背后,是足够的底气。比如引领时尚潮流的巴黎,比如开放的今日中国。当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和游客们今夏欢聚北京时,一定能感受到这个古老国度的新兴气象。

泄爆窗
重汽发动机配件
HDPE沟槽式中空双壁静音管
分享到: